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0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聽,媽媽的話

有的人講話聲音小,我得靠近他、越過他的肢體安全距離線,才能聽到他在說什麼。對熟人才如此,對生人就盡量避免唐突到對方的安全距離。但我心底會騷動不安,所以更戰戰兢兢地傾聽對方說話,怕漏失一個音節或是一段話語。 更多時候謹慎到無法眼視前方行走,我必須轉頭看著對方的表情。這樣一來,即使漏聽話語,也能捕捉到他講話時散發的訊息。 我用力地聽、用力地看,用力地體驗,用力地表達出我貼近你的脈動。 但有一個人,不論多麼用力聽,都聽不見她的氣息了。我只能從聽覺記憶裡去耙梳她嚥下最後一口氣前,奮力吸氣時發出的高音。 不過聽覺記憶逐漸風乾剝落,殘存的音節飄散著,走音了。整理遺物的時候才驚覺,她留下了衣服、看煮菜節目的手稿筆記、65個年頭的層疊照片,卻沒有留下任何聲音。 我生活如常。跟每個喪親的家庭一樣,日復一日地去習慣著少一人份量的晚餐跟少一個人的叨念。 如常地走在街上,如常地在經過南洋女子身邊時,放慢腳步,去辨析她講手機時的尾音。運氣好的時候我會聽懂一些印尼句子,那是我的母語,華僑媽媽對我說的第一串聲音、第一種語言。 neng, sayang kamu. 親親寶貝,我疼妳。 有一天晚上等垃圾車的時候,附近的印尼籍姊妹們也拎著自家的廚餘來。這短暫的幾分鐘她們用流利短促的語言交換彼此的抱怨跟八卦,我已經記不得病前的媽媽,最後一次與她的同鄉姊妹淘話家常的時刻了。 這些女人,是靠著什麼樣的毅力飄洋過海到這裡住下來的? 承受著飄零、孤寂不被瞭解,又承受肉體極痛、生了孩子。然後走完人生路。 每當我遠行到海邊,一個人處在天寬海廣的空間裡體驗旅行的不安時,都不忍去想像她是怎麼度過這些年頭的。 癌病的那些日子裡,我守護著她一如她往昔守護著我。在她還能回應我的時候,我問她要不要回印尼,她說不要,聲音已經很薄了,沒有病前的厚潤。 好想存留媽媽的話。好想跟她說,我現在很好,一切平安。 我好想帶她,回家。 本文出處:第1982號 http://blog.yam.com/sunnyk26/article/2929391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