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0892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客座部落客文章 - 我想告訴妳

章經理的眼神堅定但溫柔,話雖不多但低沉富磁性的聲音很能安定我的心,雖然相差十五歲,卻讓我覺得有安全感,我知道他的婚姻很不幸福,太太忙於事業,不在他身上花心思,面對沒有溫暖的家,讓他感到很大的壓力。孤零零一個人在台北,繁忙的工作之餘伴隨著的是孤單寂寞,令人心疼。能照料他的生活起居,我甘之如飴。 我幾乎每天一下班就離開,小心翼翼的走過我租的公寓房間後巷,進隔鄰章經理住的大廈套房,用他加打的鑰匙進屋,他幾乎天天加班,我多半在大廈地下一樓的超市買些菜,用心的做好晚餐等他回來吃飯。 在這兩人世界裡,光是看著他開心的吃飯,就讓我心中充塞滿滿的幸福感! 只有在周末,他回高雄的家,我回自己的住屋。 章經理很體貼,不但特地為我留了一個抽屜放衣服,書架上還清了一格讓我放記帳士考試專用的書。 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祕密,所有的人-連媽媽都不知道。 昨天晚上我們在碧潭岸邊的餐廳吃飯,為了避人耳目,他開車我搭捷運公車,無所不用其極的施展障眼法,意想不到這麼偏遠之處竟還遇上人事主任帶著家人也來用餐,主任和章經理打招呼,看著我只點點頭,我緊張得完全食不知味,心神不寧,太陽穴一整晚隱隱作痛。 他告訴我全家要搬到台北來,不能再見面了,我們的事,他會給我一個交代,陪我回租屋時,送我一條亮晶晶的施華洛士奇手鍊。 我一夜沒睡,胸口像石磨壓著,惶恐又失落,驚覺噩夢又要重演了,心裡有數。唉! 我這樣深情,全心全意的奉獻不求名分,為什麼都沒有對等的境遇? 果真一早上班,內線電話就找我談,人事主任竟然知道我在前一家公司的事︰陳廠長最後得到太太的原諒,代價是我得走人,離開工廠。 我的主管會計長是會計系財金系的雙學士,念國立大學時,還是連七學期的書卷獎得主,工作上精明能幹,明確果決,個性卻大剌剌的,直言豪爽,我看過公司尾牙宴上,她一個人乾掉一整瓶高粱,若無其事,還能一把抓起麥克風不脫節拍的放聲高歌。 「台中的金珠快生產了,要辭職,我想調到台中分公司。」這樣的安排應該可以暫時解決目前的問題吧,我還可以回家裡住陪媽媽。以我的了解,這時懸崖勒馬,據實以告,會計長多半會挺我的。 「妳這兒做得好好的,甚麼原因要調職?」會計長頭也不抬的問,還忙著滴滴答答的敲計算機核對一筆帳,對這件事似是狀況外,-她大概還沒聽到風聲吧。 「我想告訴妳…」…從哪開始呢?...實在難以啟齒… 這時,有人通知銀行的人來了,會計長立即起身出迎,臉上堆滿了笑容。 「…呃…等下再說吧…」…先讓我好好的想一下吧。 這是公司一筆三千六百萬的貸款,財報,採購合約,信用狀… 所有需要的資料昨天就準備好了,都堆在會議室桌上,不過,我還是得Stand by在會議室門外,聽候會計長隨時招喚,銀行代表的裁決權很大的,應對上不能不謹慎。 「上週才調來總行信用部,你們的case是我在台北的第一個業績喔!」李襄理一見面,沒來得及坐下,先熱情的招呼。 她們在會議室聊開來了,多年不見,笑聲驚呼聲一陣陣不斷的傳出來。 「台北的房子夭壽貴的呀!」又一陣爆笑,「連裝潢都吃人,起碼貴三成,我每個周末上來監工,忙了兩三個月,這週總算可以交屋了,連婆婆都要搬來一起住。」 「不會吧?!」會計長回答的口氣聽得出誇張的疑懼。 「才好咧,她可以幫忙理家陪小孩啊!」 我應李襄理要求提供會計部員工資料,還跑了趟對街買剛出爐的可頌,一起拿著熱茶進去添加。 她們笑夠了,攤在椅子上喘,這時,會計長小聲的說: 「…不行,不行! 妳不要再說了,這樣我有壓力耶,哪天喝多了,氣氛一High,不小心說溜嘴,出了包,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我瞄到要帶回銀行複審的整套文件整整齊齊的放在桌上。 倒完茶,會計長為我做介紹。 「Maggie,這是會計助理,」接著對我說︰「阿妹,知道這是誰嗎?她是章經理的老婆耶,章太太,還是我國中同學呢!哈!哈!哈!妳說這個世界是不是很小啊?!」我的主管不改一貫的豪邁笑聲。 突然,李襄理按住我握著茶壺的手,注視著我。 「已經淡了,不過,也該結束了,不要再泡了!」 她說的是…? 我呆愣的站著,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漲到脖子上了,心臟都快從喉頭跳出來了!她一定看到我一臉的心虛,凌厲的眼神中一抹冷峻的微笑。 我打開壺蓋一看。 噢!這麼大意!茶包沒換,沖了一下午的開水。 「對了,阿妹,妳說有事告訴我,甚麼事?說吧!」會計長轉過頭來問我。 < 全文完> 小蔚後記============================================================ 1. 一次閒聊時,好友珊坦承她會不知不覺地把別人:「我跟妳講,你不要告訴別人….」這種事不經意的脫口而出,所以,為了不要有心裡負擔,寧願不要知道。 2. 第一次聽說有人算命的結果是小妾命,因而老在有婦之夫間打轉,自欺欺人的為一切行為合理化!實在無法理解-真就這麼認命嗎?! 事在人為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