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18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貝托醫師的近況

我和貝托認識於十幾年前的大學重考班, 一剛開始,其實我們並沒有很熟, 因為我們大學是念不同的學校, 直到我和她大學畢業後, 都走入了牙科的次專科---口腔外科, 因為我們同性別, 又有共同的話題, 所以在工作之後, 反而會不時的通電話, 互相抱怨一番 在我的認知裡, 貝托是一個作事嚴謹又負責任的人, 但也是個個性極度內向又自虐的人, 她對病人相當的好, 好到有時候我都覺得我好像不是一個`醫師`, 但是她太重感情, 無論是對周邊的同事,朋友或是病人, 都放太多的感情下去, 我記得貝托曾不只一次的問過我, 貝托來自於一個極度保守的醫療世家, 加上她的家教很嚴, 所以貝托很少會說她的心事, 在前年她發生醫療糾紛時, 我是從她學弟的口中得知, 但當時的貝托卻是很鎮定且淡淡的跟我說, 我沒事, 但我怎麼會相信呢? 以她的性格加上要不斷的上法庭, 果然, 在前年的年底, 我們另一個學心理醫師的朋友打電話給我說, 貝托現今的精神狀況很差....於是在心理醫師朋友的建議之下, 我和心理醫師朋友強迫貝托寫信給一個對於她沒有負擔的人, 起初我們並沒有本意有寫出成故事或是出書, 但, 心理醫師的朋友說, 該讓些非醫療背景的人來評價看看, 看是否能讓每日都作噩夢的貝托, 從無法原諒自己及他人的陰影裡走出來 當貝托初稿剛寫出給婆婆時, 她打電話來跟我說, 原來她根本就還沒有真正原諒當時他周邊的同事, 但是她說從寫出的搞件中回頭去看, 她看到個她自己的自私及膽怯, 但至少每晚半夜都會驚醒的她, 慢慢的減少了, 隨著婆婆將這故事完整的說出後, 很多網友紛紛提出了看法及鼓勵, 身為她朋友的我, 真的是非常的感激各位, 即便當時官司尚未結束, 但我看到貝托身上那久違堅強的意志 然而我必須要坦白的說, 要真正將這件事放下或是看開, 其實很難, 在這故事post後沒多久, 一次聚會的場合裡, 貝托認識了一位學佛法的學長, 這學長僅簡單將佛教的基本概念及學習佛法的理由告訴了貝托, 之後我接到貝托的來信, 在信裡她告訴我說,< 原來, 要原諒一個人不算難, 但是要寬恕一個人很難, 然而要原諒一個可能傷害自己的人之前, 則必須要先寬恕自己>, < 我已經不再會固執的要求家屬要原諒或是寬恕我, 因為我沒有這個資格, 更何況過逝的吳伯伯已經寬恕我了, 我所能作的, 就是得要先懂得尊重自己, 而後原諒自己, 進而才能寬恕自己, 得要先寬恕了自己, 我才有機會希望在未來的某天, 得到家屬的原諒, 但前提是, 我得要先學會真正的尊重病人及家屬的決定> 我知道大多數的人, 是不相信世上鬼神之說, 我原本也不信, 只是在醫院待久了以及在貝托身上看到, 不得不讓我不信, 再貝托接觸佛法之後, 某次聚餐時, 她告訴我說, 過去她常常無緣無故的身體不適, 其實都是和她所照顧的病人有關, 貝托說, 既然她有這類的天賦及責任, 那她就有責任再繼續的為更多的人服務 去年婆婆快要出書時, 貝托因長期感冒未癒及不斷的咳嗽, 被我強制要求到醫院去作檢查, 只是沒想到, 檢驗出來的結果, 貝托得到了淋巴癌, 雖然是一種存活率相當高的淋巴癌, 但她得知後一個星期, 打電話跟我說, 原來要面對死亡, 還是需要強大的勇氣的 因為如此, 在貝托作第一次化療之前, 貝托終於鼓起了勇氣, 寫了封告白信給林芝, 原本我們和貝托都以為, 可能連朋友都作不成, 但出乎意料的, 林芝親自打了電話給貝托, 跟貝托說, < 我真的很抱歉, 原諒我一直不了解你是這麼對我的, 但很遺憾我沒有辦法接受你對我的感情, 因為我一直都是把你當我親妹妹來對待, 對於我過去不小心傷害你的行為, 我真得很難過及對不起, 但我仍是不希望失去你這位最好的朋友> < 你要好好的養病, 永遠你都是我的妹妹, 我會為你祝福的, 當然若是有來世, 就看我們是否有緣份可以真的再一起>, 當貝托緩緩的告知我這件事之後, 我從沒見過哭得如此傷心的她, 但又帶點高興 2009年11月初, 當貝托第四次出庭應訊的前夕, 醫院方面傳來, 家屬願意撤銷提告, 並願意以一定金額達成和解, 而貝托理應負擔的賠償金, 則是由楊醫師全額付清, 貝托說, 楊醫師跟他說, 你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住院醫師, 我也將我的責任加在你身上, 醫療本身就沒有真正的對錯, 於情於理, 這賠償的錢應該由我來負擔, 據我所知, 貝托後來將它應該負擔的賠償金, 以病人的名義捐給了社會上一些弱勢的公益團體, 其實我知道有不少的網友曾經懷疑過楊醫師是否有如書中這麼的美好, 老實說只要是人都會有缺點, 但楊醫師對貝托無私的支持, 卻是不爭的事實, 在加上依據我得到的消息, 貝托所處的醫院, 其實再發生事情的當初, 就要楊醫師放棄貝托, 要貝托一人扛下所有的責任 2009年年底, 我陪著貝托參加了林芝和許文強的婚禮, 當許文強吻林芝的那瞬間, 貝托回頭跟我說, 我的心還是好痛, 但是很開心有人會在林芝的身旁幫我照顧她, 隨後貝托拿起酒來喝, 本不該喝酒的她, 在我心理醫師的朋友的是意下, 我們讓貝托繼續的喝, 但從不會醉的她, 第一次醉了, 婚禮結束後兩個禮拜, 貝托打電話給我說, 貝托和家人的關係, 因貝托接觸佛法之後, 她變了很多, 以前會跟我念些家裡的事情, 到後來他跟我說, 過去的我會一直想我為何會在這樣的家, 我希望她們能做些改變, 但貝托說, 後來她發現, 若是她先作些改變, 從母親的角度先去尊重, 那有很多事情就不會發生衝突了, 但我知道這不容易, 因為貝托的母親極度強勢又是個虔誠的基督徒 貝托再接受完完整的化學治療之後, 在最後一次的追蹤檢驗中, 已經看不見不正常的淋巴結, 而因為這場病, 貝托的父母覺得貝托可能是心理壓力太大而引起, 因此在2010年2月帶貝托到加拿大靜養, 希望能讓貝托離開台灣, 好好的休息 在此我代表貝托, 非常感激這裡不認識的讀者所給的支持, 貝托曾跟我說過, 她從沒有想過, 原來彼此都不認識的人, 會給她如此多的溫暖, 是你們各位有耐心的讀者, 支持者我的摯友有信心繼續再走下去, 至於貝托未來會不會再繼續的服務其他病人, 我相信貝托本人若是有機會的話, 一定會再重回職場, 再替更多的人服務 最後再次的感謝各位網友, 謝謝你們 fo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