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20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告別式後....

謝謝Ohlady寫的告別式。 看到我與弟弟結婚,是爸爸最大的希望。每次回家他總是問我何時與我相交近十年的男友結婚。我一直以為,只要我不結婚,爸爸就不會去世,因為他會懷有希望牽我走進教堂。沒想到,爸爸還是走了。 2009年三月二日,我爸爸在九十五歲的高齡逝世。當天美東時間早晨五點多,我接到弟弟的緊急電話,當下我立刻來到主面前禱告請求主耶穌來拯救爸爸。弟弟的第二通電話告訴我爸爸又有心跳但可能腦死,我又來到主前感謝主。但我的禱告卻鬆懈,過了不久,弟弟的第三通電話告之,爸爸已去世。當時我的腦中一片混亂,趕緊查回台灣的機票。感謝神讓好友Meekie與我同在,在混亂的早晨中,Meekie被我的 cell phone 叫醒,便急忙來我的apartment 幫我打理回家的行李。在搭計程車去機場的同時,傳來弟弟的第四通電話,說爸爸的告別式訂在三月二十一日。我只得又請計程車司機載我返回住處。 接下來的二個星期,我的心情逐漸平靜了下來。 三月十九日我與男友回到台灣,回到桃園家中,只見爸爸的靈堂設於客廳,爸爸的身體安詳的躺在零下九度的冰櫃理。看到爸爸,我的眼淚直流,再也掩不住我的哀慟。不論他再怎不公平、再怎麼對我們不像他前妻的小孩,他畢竟是我的父親,我的不解與不平,也應該在他的去世下劃下句點。 我試著學會”原諒”這則人生的功課。Meekie告訴我”上帝都原諒他了,妳比上帝還大嗎?”是的, 上帝都原諒他了,我還有甚麼資格不原諒自己的親生父親? 我非常記得Meekie說的一句話,妳的爸爸已經給了一份大禮物給妳和妳弟弟,那就是,你們的生命。 原生家庭的苦毒一直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揮之不去。從小爸爸從來沒有責打過我與弟弟,但並不是我與弟弟很乖,而是在我十二歲前,他不與我們同住,也不曾在家理過夜。我們對他的印象,只是一股濃濃的煙斗味。也因此,我最討厭的作文題目是我的父親,因為當時的我實在編不出一篇有關父親的作文。 我與弟弟的大小重要聯考,爸爸也是缺席的,但他會拿我們與他的孫子孫女作比較。記得高中聯考放榜時,爸爸只來了一通電話,問我考上那,我說中山女高,他聽後一句話都沒說就掛了我的電話。我想爸爸是對我的成績感到不滿。但現在,我再也沒有機會請教爸爸這件當年往事。 十二歲前的我,與媽媽、弟弟、及二位姐姐擠在二十坪不到的公寓內。由於媽媽的仁慈,家中常有不少親戚從鄉下來家中寄住。有時家中的人數多到我也記不得。爸爸對媽媽的家計支援並不多,所以媽媽得縫製衣服,每天早上還得背著大大一包的衣服到市場賣衣服,以養活家中的四個小孩。十二歲前的日子父親雖不在身邊,也不清楚是因為年紀小還是其它的因素,我總覺得,我與弟弟似乎過得比較快樂。 直到十二歲之後的某一天,我的姓從母姓改成父姓,還莫名冒出許多年紀比我長的兄弟姐妹,有些年齡甚至都可以當我的父母。後來我才慢慢發現,原來是因為父親的前妻去世,所以爸爸才有勇氣將我與弟弟過戶為他的兒女,但怎知,這個看似貼心的安排,卻是我與弟弟夢靨的開始。 爸爸的生日及過年是我最痛苦的時候,因為爸爸生日時,早上總會請牧師來家裡作家庭禮拜,母親、弟弟、和我三人,常常被爸爸的前妻兒女、及孫女等五、六十人孤立起來,因為別說閒話家常了,他們甚至連招呼都不屑與我們打。 禮拜之後,爸爸總會宴請十多桌的客人,但大多數的人,我、媽媽、與弟弟都不認識,而爸爸也不會把我們介紹給客人,因為大部份的客人都是親我爸爸前妻的兒女們。他們也因為害怕我們分財產,所以對我們防範有加,更從來沒有當我們是他們的家人。 我想這份被刻意隔離的忽略感是一般人所不能體會的,以前我與我男友談及這種心情時,他都不能體會,但一場告別式下來,他終於語重心常地拍拍我的肩告訴我,我、弟弟及媽媽三人很不簡單,生活在這種環境下,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其實,我與弟弟在乎的,並不是爸爸的財產,而是爸爸的愛。一直以來,我與弟弟都在追尋這一份,失落的父愛。我很幸運在耶穌基督裡找到這一份愛,但是弟弟直到現在,卻還在繼續尋找。另外我也比弟弟 lucky,因為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有不少朋友的扶持。 我常常覺得,與爸爸那些小孩的關係,是熟悉的陌生人,也是陌生的熟悉人。 回首過去四十年的一切,我反倒開始感謝這樣的苦難,因為也就是生長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才有機會去體會神的愛,也更有一顆體貼人的心。在信主的過程中,我一路走來跌跌撞撞。我常不理解為什麼爸爸及他的兒女們全是基督徒,還這樣無情地對待我媽及我們。 在一次的bible study 中,讀到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時,還向主禱告”神啊!請原諒他們,他們不知道他們在作什麼。 “頓時我才明瞭,是的,他們所作的他們並不知道,而所有的論斷,全是在神,而不在我。我不敢說我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但我相信唯有神,是我無助時的依靠、是我心靈的幫助、是唯一能伴我一生的人。 我不知道爸爸的去世對媽媽、弟弟、與我,是不是一個解脫。但我相信我有一天我能在天堂與他相遇。他永遠是我的父親,也感謝他,因為他,所以我與弟弟有了生命。 更是因為他,我認識了主耶穌基督! To 阿樂和阿瑤 Thank you for flying to Minneapolis to take care of me while I was in chemotherapy。 Your tear came out while the nurse took the first shoot in my 人工血管。我也忍不住流淚。 It’s a blessing to have you as my friends。 To交大男, 中山還有個陶晶塋,Ohlady 與我還與她同屆呢! To mac999, 謝謝您,我一切很好。 To 夏遙,To小兔子。 我沒有那麼樂觀,我只是很幸運有主,以及摯友的陪伴。 To fos, 謝謝您的提醒,我目前沒有吃藥因為我是 estragon negative 所以只作了8 次化療及38次的電療。目前只需定期回醫院回診。至於我的牙齒,本來就不好。化療前已經將一顆較有問題的牙齒拔掉,以防感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