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15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小咪的那一年 - 1

「抬頭挺胸、膝蓋盡量打直、重心放在前腳掌。」到了目的地,步出計程車後,小咪重複默念著雜誌和網路上的叮嚀,但不論她怎麼提醒自己,走路的姿勢仍有如八爺出巡一般滑稽。 這是她第一次走進外灘這棟以紅色為基調的古典主義建築,第一次將米粉頭燙直挽起,也是第一次穿著十公分的高跟鞋走路。 為了讓自己能優雅地走進餐廳,她捨棄漆著珊瑚紅的電梯,一階一階沿著螺旋式樓梯,一步一步揣摩什麼是重心放在前腳掌。好不容易終於走到六樓,她卻彎腰駝背、膝蓋彎曲、重心在後腳跟地弓在辣椒紅的大門前,狼狽地按下門上的小門鈴。 服務員問了她的姓名後,帶著她入座,她正要坐下,一陣果香突然撲鼻而來。 「不好意思,我白天很忙,今晚正好和客戶在這邊吃飯,所以約妳飯後來這邊面試,妳先點東西,我們等下聊。」 小咪還在掙扎要不要偷偷脫掉高跟鞋,面試她的Melisa就把菜單推到她面前。Melisa說話時,身體一直靠在一張火鶴紅的絲絨沙發上,由於餐廳內人聲鼎沸,小咪只隱隱約約聽到Melisa要她先點東西。 天花板的燈光投射在餐桌的正中間,強力的光束讓Melisa的聲音像是從蝙蝠住的黑暗洞穴傳來的,而她那藏在光束和聲音後面的容貌,也因而顯得遮遮掩掩。 小咪隨便點了一份檸檬塔後,就小心地從包包拿出她放在硬殼資料夾的履歷表,起身遞給Melisa。Melisa伸出右手接過後直接擱在桌上,身體的其他部位在整個過程中都沒有移動。 小咪的眼神沒地方放,只好盯著桌上那份跟別人借彩色印表機印出來的黑白人生,盯著盯著她才發現,原來那陣陣果香,是來自履歷表旁邊,一個像家裡廚房用的透明玻璃罐子。那罐子裡站著一對虎蝦,周圍是檸檬、西柚、和一些果皮。 「我一直都在找從台灣來的人,因此林副總跟我提起妳,妳之前雖然沒有待過數字營銷的公司,也沒有作過專職的秘書,但他很大力推薦妳,所以我相信妳的個性、工作及語文能力,沒有太大的問題。」Melisa突然開口已經嚇到小咪,林副總這三個字更是讓小咪瞬間耳鳴。 Melisa依舊靠在紅絲絨沙發上,看似要開口,卻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來。為了搞清楚Melisa到底有沒有說話,小咪不但整個前胸貼在桌緣,脖子更是吃力地把頭送到餐桌中間,就差點沒像打撞球那樣整個人趴在桌上。 “見到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裏去”,小咪這才驚覺人不只在愛情裡變得低下,連在面試時都會變得比平常卑微。 「我常年在北京、香港、台北及其他城市跑,因此妳千萬要有心理準備,當我的秘書,絕對不是個輕鬆的工作。妳除了要能在我頭痛前遞頭痛藥給我,還要能夠幫我準備圖文並茂的中英文簡報文件。」 Melisa再次開口,就連續說了快五分鐘的話,由於長時間伸著脖子,小咪開始恍神。就在小咪把脖子逐漸拉離餐桌時,Melisa突然像”誰是接班人”的川普,將上半身湊上桌前,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說,「服務員快走過來上妳的甜點了,麻煩妳在他開口前,用三個形容詞形容你自己。」 燈束讓Melisa的神情像審問犯人,讓這間餐廳像囚房。誤以為自己殺人放火的小咪,還在驚訝燈光下的Melisa一點都不像四十歲的人時,服務員就已經來到他們桌旁。 情急之下,小咪脫口說出,「聰明、急躁、痛恨當第三者!」 她剛說完,Melisa就躺回沙發上哈哈大笑。小咪懊惱地想解釋剛剛才和朋友有點爭執,但Melisa已經笑著開口。 「我前夫當年就是跟我秘書跑了,所以恭喜妳,妳被錄取了。」Melisa說完又乾笑了三聲,那三聲像畫家作畫完畢的落款,讓小咪不敢相信面試竟然這麼快就要結束,而她竟然是因為這個每天讓她痛得半死的原因拿到工作。 「妳的男朋友有老婆?」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小咪,先是直覺地點點頭,但又迅速地搖搖頭,想解釋些什麼,但Melisa又繼續說下去。 「我發現現在人的感情,越來越複雜,也越來越難維繫。而感情的殺手呢,未必是辦公室裡的誘惑,也不一定是行事曆上的deadline和應酬,而是……」小咪想解釋她的感情不是這個問題,但Melisa還是自顧自地講下去。 小咪無奈地靠在椅子上聽訓,她發現事業有成的女人 = (歇斯底里+主觀+偏執) x燥鬱,這個Melisa明明都還不清楚她的愛情是怎麼回事,就拼命好為人師地分享自己所知道的那一小部分人生。 但由於此刻小咪已經低到塵埃裡去了,只能順從地點點頭。 「我去倒酒,這間餐廳有特製的飲酒機,這邊有酒卡,妳要喝什麼就去機器那邊插卡自取。」 喝酒必出事的小咪,急忙搖了搖頭,就準備開始享受眼前的甜點。一口咬下這一顆人民幣一百元的檸檬塔後,她的眼鼻被微酸的滋味拉進,睜開眼想要喝口水時,她瞥見前面那桌背對著她的人,正在看報紙。 雖然隔著一個位子的距離,但半版黑底紅字的廣告,要人不注意也難,那是Nike因應劉翔在前一天奧運退賽後作的廣告。她正想湊上前看看報紙上寫什麼字, Melisa就拿著酒杯回來了。 Melisa一邊均勻地搖晃手上的酒杯,一邊跟小咪說明薪資及相關福利。淺淺泯了一口酒後,Melisa沒有給小咪太多發問時間,就請小咪在一個星期內回覆,並且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起身準備埋單。 小咪推開沙發前,提醒Melisa蝦子還沒吃,Melisa竟說了句,「我不吃蝦子的,但這道菜的果香撲鼻,讓人心曠神怡,所以我是點來聞的。」她說完就把桌上的履歷表放進包包裡,轉身走向櫃檯。 點來聞的?小咪站起來後,心疼地看著透著柿子紅的虎蝦,很想開口說她想打包,但一抬頭突然發現,Melisa的身高好高,她都已經穿著這麼高的高跟鞋了,還只到Melisa的耳朵。 結完帳後,從離開櫃檯、走出餐廳、走進電梯、走出大樓,小咪都亦步亦趨地跟在Melisa身旁。兩人最後停在雙色青銅大門前時,小咪忍不住斜著眼偷瞄Melisa,暗自讚嘆著,Melisa的衣著打扮,好合她的人和身體,連穿高跟鞋走路的姿勢,都和網路上示範的一模一樣!彷彿英國人講英語,流利優雅、渾然天成;不像她自己,每次出門打扮都是坑坑巴巴、彆彆扭扭的,一整個人衣分離、腳鞋分道。 和Melisa道別後,小咪快步轉到南京路上,拿起手機立刻興奮地打算撥手機給Alex,告訴他找到新工作了。但一看到他的名字,她就想起兩人之間亂繭似的感情,只好掛下電話,悻悻然地順著月光,向地鐵走去。 經過世紀廣場時,一陣風吹散了小咪好不容易挽起的頭髮。不該出現在十里洋場的炎夏涼風,把小咪帶回那一個沁涼夜晚。 都那麼久了,小咪還依稀記得那一天的天氣。她搞不清楚她是因為那天的天氣才愛上Alex,還是因為Alex才愛上那天的天氣。 <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