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15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一起來批判 - 芭樂大結局

 
S:1-9 妳是我老婆
景:紀家(台北)
時:日
人:存希、欣怡
 
存希:
(存希背對著鏡頭,站在窗簾邊,看著窗外)我對家庭的夢想,一直很小,就是下班一回到家,吃著妳煮的飯菜,念念在旁邊哭鬧時,我罵他,妳哄他,然後我們為了教育念念的問題小吵一頓,最後又快快樂樂的吃完一頓飯。
每一頓晚飯,每一頓小吵,都把我們拉得更近。
*
(欣怡看著存希,不發一語)
*         
這樣的晚飯,我們只吃了一年,當年妳因為產後憂鬱症,我們回到薑母島,一來讓妳姊姊陪妳,二來讓妳花心思在燒陶上。
欣怡:
我希望你回答我,你有沒有把我的研究成果寄出去?有,還是沒有?
存希:
我一直都站在這裡,從來沒有走遠,但是你的目標,在你的腳上裝上螺旋槳,把你帶的越來越遠。
你現在就像月球另外的那一面,我在地球上怎麼轉怎麼轉,都看不到你的另外一面。
欣怡:
你不要跟我說那麼多,先回答我,有還是沒有?
存希:
沒有!沒有!沒有!
我從來沒想過,你的名聲會比我大,甚至你的夢想比我遠!我什麼都可以忍受,就是不能忍受我的老婆能力比我好。
欣怡:
你曾經說要支持我的(開始哭泣)
存希:
是!我是要支持你,但我只要你有點事情做,不要天天吵著要我陪你。不是要你有這麼大的成就!
欣怡:
那不是成就,那只是我的興趣,而我的興趣,又正好能夠對地球有些貢獻,你為什麼要想這麼多?
存希:
你雖然說會搬回台北,但是等你真的接受表揚了,你就根本不可能再回到台北專心相夫教子。
欣怡:
我會!我本來就要我們回到相愛的地方。
欣怡:
存希,我一直都在用心的”愛”你,我接受你的霸道,欣賞你的孩子氣,但這麼多年了,你卻不肯用心”愛”我,愛我的成長,愛我的執著。
存希:
妳不要再說了,我是什麼樣的老公,你就要做什麼樣的老婆。
我霸道,妳就要溫柔;
我自私,妳就要大方;
我幼稚,妳就要包容;
我前進,妳就要後退。妳聽到了沒有!聽到了沒有!
妳的名字上面,現在冠上了我的姓,妳”紀”住了嗎?
 
 

 
S:1-10賣火柴的小女孩
景:紀家
時:日
人: 存希、欣怡、大風、一大群參加會議的路人
 
*         
電視上,直播IPCC氣候變遷的會議會場
欣怡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手上有一張機票。
電視上,嚴大風上台接受表揚。
大風:
(電視上)非常感謝大會給我這個機會,首先,我想說一個小故事。
大風:
幾個星期前,我在一間飯店的垃圾桶,撿到一個包裹,打開後,我發現一份研究報告。由於,它和我正在進行的研究息息相關,因此,我加上了我的研究,一起寄給搶救地球暖化小組。
大風:
我把研究結果寄出去沒有幾個星期,我公司發生一場大火,這場大火,燒掉了我公司當天的新產品上市發表會,但是,卻燒出了我對自己內心的渴望。
我從來不知道光和熱是什麼。
而教我感受光和熱的人,就是陳欣怡,也就是垃圾桶中那個包裹的失主。
*      
欣怡不可置信的看著電視上的嚴大風。
大風:
我不喜歡把愛放在嘴上,但自從六年前我老婆福安過世後,我不斷的思考,什麼是愛。我不斷的責怪自己,如果我夠愛福安,就不會讓福安離開我身邊。
大風:
這個自責,讓我全心全意投入工作,過著沒有”愛”的日子。但一個多月前,陳欣怡讓我發現,愛。
大風:
愛,不是佔有。
愛地球,不是佔有地球,而是和地球共存,讓地球永續。
愛一個人,也是一樣,
不是佔有她,而是讓她永續 永遠延續她的快樂。
大風:
現在,我要用最簡單的行動來愛一個人,也趁這個機會呼籲大家,用最簡單的行動來愛地球。
(示意工作人員)請關上電燈,讓我們點起蠟燭,一起感受這份愛。
*     
整個會議大廳黑暗起來,人人手上都捧著”賣火柴的小女孩”, 燭火也一個一個被點亮。
*         
欣怡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         
陳欣怡,我不是要佔有妳,我只是希望,妳能來哥本哈根,這個美麗的城市,這個賣火柴小女孩的故鄉,來感受這份光和熱,來尋找妳一開始投入燒陶事業的初衷。
*       
欣怡眼淚終於流下,她低頭看著手中的機票,腦子出現颱風夜那天的陌生男,以及手上拿著蠟油凝成的香皂的大風。
她起身,拿起包包,往門口走去,存希正好進門。
存希:
怎麼了?出門去哪?
欣怡:
我飯菜都煮好了,我去……我去……(她不敢看存希,低著頭說)
我去找一個朋友,過幾天再回來。
*         
欣怡轉身離去,存希關上門,看到電視上,IPCC氣候變遷的會議會場上,贊助商的海報中,有一隻鳥的logo,是八寶堂的商標。
那隻鳥的圖案,竟和那天算命時的咖啡渣,一模一樣。
存希用右手把玩著左手無名指上的結婚戒指,突然想到那天在酒吧算命師說的話,瞬間大叫了一聲,衝出門口,但是欣怡已經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