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15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一起來批判 - 1

 
S:1-1 中年存希
景:某酒吧
時:日
人:存希、Dylan、希臘算命師、路人數名
 
*        
酒吧內煙霧瀰漫,一群人圍著存希和一個包著頭巾的希臘算命師。
存希背對著鏡頭,將手上的咖啡一飲而盡,然後把杯盤蓋在咖啡杯上,輕輕搖晃了幾下,接著把咖啡杯倒立在盤子上,一起交給算命師。
算命師接過存希的咖啡杯盤,等盤底冷卻後,緩緩的打開咖啡杯,低頭看著杯底的咖啡渣。
*     
存希蠻不在乎的看著算命師,一邊用右手把玩著左手無名指上的結婚戒指,一邊側身把嘴湊到身旁的Dylan耳邊。
存希:
(輕聲低語)我倒想看看這個可能一個月沒洗頭的希臘佬,能算出個什麼東西來。
算命師:
(思考了一下,抬起頭來對著存希,用不流利的中文,緩緩的說)你來自一個大島,但這幾年卻為了維繫婚姻,搬到一個小島上。
*        
存希停止把玩婚戒,眉頭深鎖的看著算命師,Dylan握著咖啡杯的手,也隨之顫了一下。
算命師:
(再低頭看咖啡渣,凝視杯底繼續說著)這個小島上,雖然有你深愛的人,但是你過的卻一點也不快樂。
存希:
(把咖啡杯搶過來,將杯子「鏗」的一聲放在桌上)不要再說了,你算的,一點都不準。我和我老婆還有兒子,過得快樂的很。(猛的站起來,對著Dylan)走吧,船不等人的。
算命師:
(對著存希的背影叫著)你即將面臨人生的重大選擇,你不是失去自己的事業,就是失去自己所愛的人!
*     
存希回頭看了算命師一眼,慌亂的跑出門,出門時額頭還撞到玻璃門。
Dylan把一些鈔票放在桌上後,快速的跟上存希,兩人一起走向停車場。
存希:
(邊走邊痛苦的瞇著眼睛,用掌心揉著額頭)Anna竟然說這個算命的很準,說當年在紐約時,這個算命的就算出我不會和她在一起,還說算命的現在到了台北,要我一定要給他算。什麼跟什麼,亂算一通。
Dylan:
算命的,都是算過去準,算未來不準,你別放在心上。
存希:
他算過去也沒準,我和欣怡,一直都快樂的很。
Dylan:
(停頓了一下,知道存希好面子,但不想戳破。)
說真的,你當初為了讓欣怡走出產後憂鬱症,以及有好的陶藝創作環境,舉家從台北搬到薑母島,這點可讓我佩服不已。
存希:
佩服?(苦笑,防禦心鬆懈了下來)其實,這種日子我不知道還能撐多久,這幾年來,八寶堂把我們打得落花流水,我每天都感覺到嚴大風跳到我身上,扒我的皮,啃我的肉,要把我們公司從市場上拉下來。
我每個星期只回台北公司四天,臨時發生什麼事情,都只能靠視訊溝通,再沒多久真的會被八寶堂幹掉。
存希:
對了,你有聽說嚴大風正在尋訪世界各地,準備研發出一款兼具清潔和療效,又不會造成環境污染的藥草香皂嗎?
Dylan:
我曾聽一位記者朋友提起過,但嚴大風現在神龍見首不見尾,根本沒人知道他在哪。
*      
存希若有所思的走到車旁,正在掏鎖匙時,電話響起。趁存希接電話時,Dylan拿出手機傳了一通簡訊,”我們要去搭船了,七點準時到。”
存希:
(對著手機吼)有記者要在”Pure”的發表會之前,揭發我們排放二氧化碳的問題?什麼時候的事情?(停頓…右手平放在車頂上,用拳頭輕敲了車頂一下)我們忙著捕蟬,竟忘了後面這些黃雀。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
存希:
(放下手機)快上車吧,我的三十五歲生日派對快要開始了。
Dylan:
(驚訝得看著存希)你,你知道欣怡幫你辦了個生日派對?
存希:
(得意又無奈的笑了一下,打開車門,坐上椅子,等Dylan也坐進來後)你哪天不選,偏偏選今天說要跟我回薑母島,參觀島上新建的民宿,我就知道事有蹊翹了。(繫上安全帶,側頭看著Dylan)何況,一個人結婚七年後,就很難有什麼事情會讓他驚訝了。
Dylan:
拜託拜託,你等下可千萬要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免得欣怡怪我。
存希:
(把鎖匙插進,準備發動車子)放心,這件事我裝了這麼多年,要我裝出”不”驚訝的樣子,我反而還裝不出來。
Dylan:
(看著車上一份報導欣怡的報紙)欣怡現在真的是紅了,電視、雜誌、報紙爭相報導。
存希:
(苦笑的點點頭,征征的看著那份報紙,正要發動車子的手,停了下來)是啊,我怎麼也沒想到,欣怡就這麼一頭栽入環保燒陶的世界。
*      
Dylan看存希恍神,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存希才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       
咖啡杯底,咖啡渣呈現的圖案,是一隻鳥的形狀。
 
 
S:1-2 生日派…對不對?
景:紀家
時:日
人:存希、Dylan、欣怡、念念、存希夫婦的親友團、存希一位屬下、屬下的女人
 
*      
(存希和Dylan站在家門口,開門前,存希費力的揚起嘴角,聳了聳肩膀,扭了扭脖子,好整以暇的準備裝驚訝)
眾人:
(身穿雞偶裝)生日快樂!
*        
存希看到熟悉的雞偶裝,而且是一大群雞偶,假驚訝變成真感動,久久說不出話來。
欣怡:
(彎腰在兒子的耳邊小聲的說)快去親爸爸。
*        
兒子衝上前,存希抱起兒子猛親,緩緩的走向欣怡。
存希:
(凝視欣怡許久)謝謝妳。
*         
存希走向餐桌,看著斗大的”35”蠟燭,ㄧ個一個看著蛋糕旁的禮物,有假威而鋼、預防禿髮洗髮精、誇張的中年啤酒肚玩偶。
存希熱淚盈眶,看著每一位客人。
*         
眾人開始唱生日快樂歌
*      
眾人離去
*     
欣怡洗完澡,在床上哄兒子睡覺
*     
存希洗完澡,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拿出剩下的一塊蛋糕,去裝蛋糕的塑膠袋找出蠟燭,用衣角擦拭了一下,把蠟燭插在蛋糕上。
欣怡正好走進廚房,不解的看著存希。
存希:
謝謝妳把我帶回,十年前那個,讓我永生難忘的生日。(存希拉住欣怡的手,走到餐桌上坐下。)我剛剛保留了一個願望,想要和妳一起許。
*   
存希點燃蠟燭,兩人許願。
存希心中的os:讓欣怡完成”賣火柴的女孩”後,就同意放棄燒陶環保的實驗,和他一起定居台北。
欣怡心中的os:讓存希支持她留在薑母島,繼續研發燒陶環保。
*     
兩人走回臥房。
欣怡走向梳妝台前,開始擦乳液。
存希打開電視後,趴在地上,用右手貼在地上,開始單手做伏地挺身。
電視新聞播著新聞,旁白說著”全球暖化日益惡化,真正的大審判來自大自然,被告就是追求工業成長的我們。”
存希邊喘氣,邊用左手不耐煩的轉台。
欣怡:
(邊擦乳液邊說)
念念明天就要去日本參加兩個月的夏令營,真捨不得。
*       
電視再次傳來,”哥本哈根即將舉行世界IPCC氣候變遷的會議,各國領袖都將出席……”
存希聽到這裡,存希不予置評的繼續做運動。但過了一陣子,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起身走向書桌,打開牆上的視訊
屬下:
(視訊裡的屬下,滿臉通紅,氣喘吁吁,看起來正在親熱)社長,這麼晚了,有…有急事嗎?
存希:
我們被環保的記者盯上了,你幫我查一下是哪一家媒體的哪一位記者要放話,我決不能讓媒體壞了”Pure”的上市。
屬下:
是,我一天內搞定!(視訊上,一雙塗了指甲油的女人的手把屬下拉出螢幕)
欣怡:
怎麼了?你不是說,你們已經解決二氧化碳排放的問題了嗎?
存希:
今天是我生日,我們別討論這個話題。
*      
欣怡垂下眼來,翻身睡覺。
存希關上視訊,爬上床來,把欣怡的身子翻過來,準備親她,但是她生悶氣的別過頭去。
存希:
妳又來了。我們好不容易一個晚上沒有吵架,我都還沒有提要妳搬回台北的事情,妳又開始擺這張臭臉給我看。
欣怡:
你沒事又提搬家的事情幹嘛?這跟你們公司二氧化碳的釋放過量,有什麼關係?節能減碳現在是全民運動……
存希:
(打斷欣怡的話)妳有完沒完?自從妳研究環保柴燒,被CNN報導後,我每天都要聽妳的教訓。我今天就是不想跟妳討論這件事情,不可以嗎?
欣怡:
你又這樣霸道了,家裡有什麼話題可以討論不可以討論,全部都要依你的。(此時傳來兒子的哭聲)
存希:
(坐在床上對著兒子的房間大吼)堂堂男子漢,都已經六歲了,哭什麼哭?
欣怡:
你不要自己像個孩子,卻要你的孩子像個大人!(衝去房間哄兒子)
存希:
你不要再口口聲聲說我霸道或是像小孩子了。我如果霸道,就不會為了妳創作陶藝而搬到薑母島,我如果像個小孩子,就不會每個星期辛苦的搭船往返薑母島。
欣怡:
(兒子入睡後,走回房間,小聲的說) 存希,我們的錢已經夠多了,薑母島上每個人一個月賺的錢加起來,都比不上你一天賺的薪水,為什麼你還是不肯稍微把公司的事情放手給屬下,多留些時間給我和念念?
何況我留在薑母島,不是為了享受,而是藉由研究環保燒陶來回饋這個世界,這樣有什麼錯嗎?
存希:
我正值人生的黃金時代,幹嘛要放手?你去看看我們周圍哪一對夫妻是這樣過日子的?老公一個星期工作四天,辛苦回到家卻看不到家人,只能每個星期辛苦的舟車勞頓,和家人短暫的相處剩下的三天。
好了,我現在被同業打的落花流水,但是妳呢?(拿起床邊的雜誌) 妳看看,國內外的媒體爭相報導妳的環保燒陶。(苦笑)現在反而你的陶藝做的比我的事業還有聲有色。
欣怡:
說來說去,你還是在意我變得有名這件事。
存希:
(握著欣怡的手)我老婆能有這樣的成就,我當然高興。但是妳有沒有發現,這幾年來,我過得很不快樂。妳三年前說,念念上小學前就搬回台北,一年前改口說,等完成”賣火柴的女孩”這件陶品就搬回台北,幾個月前又跟我說,要等送出研究成果就搬回台北,現在呢?
欣怡:
(低頭支支吾吾)我……
存希:
(用力放開握著欣怡的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妳根本就不想和我回台北!
妳知道嗎?我剛剛看到雞偶裝時,還以為一切都已經回來了,我以前那個順從善解人意的老婆回來了,我以前那個凡事以我為中心的家庭回來了……
欣怡:
你不要一直要我回到過去好嗎?人都會成長,我們的愛,也要跟著彼此一起成長。
(將手蓋在存希的手上)存希,我在二十三歲那年愛上你,當時我的夢想和我一樣年輕,只要大家都記得我的生日,只要找到一個我愛他、他也愛我的人,我就心滿意足了。但我現在已經三十三歲了,我能做的東西更多了,我的夢想也跟著我成熟了。
我不再在乎別人是否記得我的生日,我當然很高興能和你這麼棒的男人相愛,但我更希望你能”看到”我,看到我的理想,看到我的…。
存希:
不要再說了,只有妳的夢想是理想,我的夢想就是市儈!好,就依妳的,我明天把念念送到機場後,就搬回台北,妳要不要回來,隨便!(躺下閉眼睡覺)
欣怡:
(用手搖著存希)你別這樣子好不好……
見存希沒有反應,躺下看著天花板。
* &n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