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15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Whatever will be - 2 (結局)

事後藥的副作用,一次比一次嚴重。接下來的兩年,為了留住坤昇,昱柔任由事後藥打亂她的經期,即使那份被愛的味道,已經從乾襙的藺草香,變成帶點金屬生鏽的經血味。
大三暑假,昱柔爸爸幫她報名一個英國遊學團,為期一個月。臨出國前一晚,坤昇跑去高雄找朋友玩,原本說好晚上九點會到昱柔家巷口碰面,但昱柔等到十點,他都沒有出現,打手機去還轉到語音信箱。
一直到隔天上飛機前,昱柔都沒有再打開手機,她不是不想接坤昇的電話,而是害怕,就算打開手機,坤昇也沒有來電。
倫敦的莊嚴典雅,沒有撫平昱柔的不安,異鄉的陌生建築,反而讓昱柔懷念起那間她迫不及待想逃出的三合院。她唯一喜歡倫敦的地方,是學校圖書館前的那席大草地,躺在草地上曬太陽,享受徐徐吹來的微風,會讓她想起坤昇房間那張榻榻米,那張承載了兩人幸福甜蜜的片片藺草。
要回台灣前的一個周末下午,昱柔的室友約了一群台灣同學到租屋處聚會。男生們如火如荼打著麻將,女生們不亦樂乎煮著台灣小吃,要不是電視傳來貴族般的英式英語,大夥兒還以為是在台灣小鎮的某個尋常午後。
昱柔原本沉浸在蚵仔麵線的家鄉味中,但一個男同學不知為何突然把麻將大力敲在桌上,那「鏗」的一聲,倏地把昱柔帶回坤昇提分手的那一個寒冬夜晚。一陣窒息感襲捲而來,她立刻站起來準備離開飯廳,卻聽到一段熟悉的旋律。她還正在回想是在哪裡聽過時,身體已經離開餐桌,順著那段旋律,緩緩走向客廳。
電視的螢幕上,是一部老片,有位女士坐在鋼琴前,看似強忍淚水,但仍舉止端莊的唱著那首,媽媽最愛哼的曲子。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女主角字正腔圓的歌聲,和媽媽沒有歌詞的吟唱,像二重奏似的交織在一起,喚起昱柔心底的痛楚。
為了和坤昇相守,她放棄比較好的大學; 為了讓坤昇滿意,她縱容他的懶散,幫他寫學校作業; 為了留住坤昇,她甚至默許不安全的性行為,讓事後藥不斷蹂躪她的身體。
這樣的愛情,就像那一晚餐桌上的吳郭魚,因為原味不夠鮮甜,所以需要用重口味的調理,來壓住讓人不適的土味。然而不論她怎麼加料,都壓不住那份悶濕的土味。
遊學結束,一回到台灣,爸爸和妹妹就在機場大廳等著,昱柔問媽媽怎麼沒來,爸爸沒開口,妹妹搶著說,媽媽跌倒住院。她緊張的問發生什麼事,爸爸淡淡的說媽媽已經沒事了,就緊閉雙唇走去開車。
爸爸載她到醫院後,先帶妹妹去買晚餐。昱柔一衝進病房,就看到上了石膏的媽媽,媽媽怕她擔心,輕描淡寫的說,「也沒什麼啦,就前天在討論分家產的事情,小嬸嬸不小心推了媽媽一下,媽媽一時沒站穩,就摔倒了。」” 不小心推一下”,這分明是媽媽把大事化小的說法,昱柔聽到後,立刻拿起手機要打給小嬸嬸理論,媽媽卻高聲說,「妳別生氣了,妳爸爸已經決定要搬出去了,我們就快一家四口自己住了。」
昱柔聽到這個消息,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看著病床上的媽媽,媽媽點了一下頭,露出一抹笑容。昱柔放下手機,上前坐在媽媽腳邊,垂頭看著地板。
她想起這些年來,她們母女倆受盡的委曲,想到自己和媽媽個性上的反差,想到他們一家四口,和爺爺這個大家族的彼此糾纏和互相依賴,想到她自己和坤昇,也是同樣地既糾纏又依賴。
她側過身子,對著眼前這看似懦弱,實則堅強的媽媽,久久說不出話來。
隔天接媽媽回家後,昱柔靠在院子的圍牆邊,打了兩通電話,傳了兩通簡訊,花不到十分鐘,就和坤昇分手了。她沒有哭泣、沒有驚恐、沒有她曾以為分手會有的感覺,只是靜靜地看著這間弄堂宅院,讓陣陣桂花香,陪她走向這段感情的終點。
時間本該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但昱柔在屋頂那片破損的磚瓦上,似乎看到了時間。
如果愛情的原味並不鮮美,那麼時間,把媽媽訓練成一位烹飪高手,讓媽媽學會把該交給時間的東西,放心的交給時間;也讓媽媽將這份和爸爸的愛情,烹煮得更爽口、更回甘。
這年的夏天涼多了,微風徐徐吹來,把倫敦那片草地,那首老歌,以及媽媽曾對她說的那句話,吹到昱柔耳邊,她輕輕哼唱著,「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 全文完>
Whatever will be 希區考克電影< 擒兇記>主題曲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 I asked my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pretty, will I be rich Here's what she said to me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When I grew up and fell in love I asked my sweetheart what lies ahead Will we have rainbows day after day Here's what my sweetheart said
(Repeat *)
Now I have children of my own They asked their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handsome, will I be rich I tell them tenderly
當我還是個小女孩 我問媽媽 將來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會漂亮嗎?會富有嗎? 她對我這麼說:
世事別強求 順其自然吧 我們不能預見未來 世事別強求,順其自然吧~
當我長大戀愛了 我問我的心上人 我們將來會怎麼樣呢? 每天都能過的幸福美好嗎? 我的心上人對我這麼說:
世事別強求 順其自然吧 我們不能預見未來 世事別強求,順其自然吧~
現在我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們問我 將來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會英俊嗎?會富有嗎? 我輕聲地說著:
世事別強求 順其自然吧 我們不能預見未來 世事別強求,順其自然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