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15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Whatever will be - 1

昱柔爸爸不捨的看了老婆一眼,正要轉向昱柔,示意女兒進廚房幫忙,昱柔已經起身走進廚房。
「媽一下子就好了,妳出去吃飯吧。」媽媽把沙拉油倒進鍋子,秀氣的側臉在抽油煙機的昏黃燈光下,看不到一絲委屈的表情。 「跟他們吃飯,我還寧願去路邊攤跟打赤膊的人併桌。」昱柔拐著彎幫媽媽抱屈,油鍋裡戚戚斯斯的聲音,讓她有恃無恐的提高音量。 「妳別這樣,是媽媽自己拿錯魚了。」媽媽把魚放進鍋裡,竟然小聲的哼起一首她最常哼的曲子。 「妳還心情唱歌喔。這到底是什麼歌啊,常常聽妳在哼。」 「媽也不知道耶,有次看到電視放一個外國電影,覺得女主角唱的這首歌很好聽,就跟著亂哼。妳幫媽拿蕃茄醬、冰糖、和黑醋出來,妳妹妹正好喜歡吃糖醋的。」
昱柔和妹妹差了八歲,習慣性流產的媽媽,只生了她們兩個女兒,在台南這個重男輕女的大家族,地位比嫁妝只有黃金幾兩,卻生下一個兒子的小嬸嬸還不如。但昱柔媽媽天生樂觀、少一根筋,從不把別人的話放在心上。這點和昱柔恰恰相反,昱柔生性敏感,細膩,每一個人的冷嘲熱諷她都印在腦子裡,巴不得貼上日期標籤方便日後查閱。
在廚房折騰了一陣子,昱柔發現自己快遲到了,把魚端上桌後,隨口扒了兩口飯,就說她要出去找同學,匆忙離桌出門。
她一轉出巷子口,坤昇已經等在電線杆下,她立刻衝上前問,「你到底考上哪間?」坤昇神秘兮兮的要她先上車,免得被她家人看到,就騎著摩托車載她回家。
坤昇的父母在外縣市工作,奶奶很早就上床睡覺,他一進家門,就一如往常的把昱柔拉進臥房,迅速關上房門。
「我上了台北的技術學校。」燈都還來不及打開,坤昇就脫光自己的衣服,並且上前準備脫昱柔的裙子,但被昱柔用力的推開。 「我怎麼不知道你填了台北的學校?不是說好一起留在南部唸書嗎?我都放棄推甄上的學校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子?」昱柔向後靠在書桌上,雙眼瞪著坤昇。大大的雙眸在黑暗中特別閃亮,照的坤昇渾身不對勁。 「妳別這樣,我數學零分,還能填到這一間,妳該恭喜我才對。」坤昇開始打馬虎眼,試探性的上前撫摸昱柔的臉頰。
「我已經受不了那個家了!」昱柔撥開坤昇的手,大步走向窗邊,「我爺爺天天嫌棄我媽和我,我爸又沒有能力自立門戶,我本來以為上了大學就可以和你一起住外面,結果你竟然要跑去台北。」 「妳小聲點,別把我奶奶吵醒了。」坤昇從背後環抱昱柔,想盡辦法安撫她。 「感情好的話,距離根本不是問題。我每個月都回台南看妳,這樣總好了吧!」
昱柔本想繼續吵,但幾天前坤昇才埋怨她任性,因此只好轉過身來,任由坤昇的唇在她身上遊走。
吵架是最好的催情劑,那晚他們做的特別起勁,儘管悶熱的天氣讓他倆全身溼透,他們仍盡情在榻榻米上翻滾。坤昇離開昱柔的身體後,昱柔習慣性的側過身子,將鼻子貼向榻榻米,用力聞著乾燥藺草的味道,那是一種被愛的味道。
聞著聞著,她突然感到下體一片溫濕,順手往下摸去,嚇的立刻彈坐起來,挪到床邊打開小檯燈,仔細一看,發現坤昇的保險套竟然破了。
「怎麼會這樣,以前都沒事啊!怎麼會這樣?」坤昇連忙跳下床打開天花板的燈,確認套子真的破了後,一臉懊惱的在榻榻米旁踱步,拼命重複這幾個字。
坤昇的驚慌像一把火,瞬間點燃整片藺草,讓昱柔全身滾燙了起來。
「你靜一靜好不好?」昱柔雙手把頭髮往後一撥,下床走到書桌邊,從小包包拿出五百元,要坤昇立刻去二十四小時藥局買事後藥。她自己則衝到房門口,確認奶奶沒有起床後,躡手躡腳的走進洗手間,打開水龍頭,拼命用水沖洗下體。她不自主的上下跳動,雖然知道這一點用都沒有。洗完擦乾後,她走回房間等坤昇回來。
坤昇那張驚恐的臉,不斷在昱柔腦中盤旋,讓她全身再次滾燙起來。她一直知道坤昇愛玩,不愛唸書,甚至不知長進,但坤昇對她非常照顧,能包容她的任性和偶發的壞脾氣,她也因此早就認定他是可以依靠的人。怎知現在一發生事情,他點火比滅火還快。
坤昇回來後,倒了杯水給昱柔,他讀著包裝上的副作用「頭暈、嘔吐、經期紊亂…」,連忙心疼的說,「我以後會小心,不會讓妳受這種苦了。」昱柔沒料到他會這麼體貼,心頭一陣暖呼呼的,窗外涼風一吹,又聞到了那股藺草的味道。
大一開學後,昱柔每天都在等週末。然而不論她撒嬌還是大吵,坤昇都不回台南。第一個月,他說車錢貴;第二個月,他說要幫阿姨照顧小表弟;一整個大一上學期,只回了台南一次,而且是為了要昱柔幫他寫英文作業。
上學期結束,好不容易熬到坤昇放寒假回家,要去見坤昇的那天下午,昱柔接到媽媽的電話,說來不及趕回家,要昱柔先幫忙曬洗衣機裡的衣服,再做飯給爺爺他們吃。昱柔只好通知坤昇她做完家事再過去。她忙完出門後,突然想起忘了曬衣服,因此趕緊跑回院子。
她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晾上竹竿,掛上一件白底條紋T恤時,突然停了下來。高二那年在花園夜市的停車場,坤昇手上就是拿著這件衣服,要她做他女朋友的。她幽幽的算著兩人有多久沒穿這套情侶裝出遊,一陣老人的味道飄了過來。
「窮人才在晚上曬衣服,妳是想窮死我們家嗎?」爺爺的聲音蓋住他的味道,攀在牽牛花上,爬滿整個院子,「妳這個賠錢貨,自從妳出生後,妳爸爸事業一直不順利,要不是靠我幫忙,你們一家早就在外面喝西北風了。」
昱柔征在原地,手上的衣服,掛也不是,不掛也不是。好不容易爺爺終於轉身走向正廳,昱柔正打算晾完剩下的衣服時,爺爺竟像個溜溜球一樣彈了回來,「現在好了,事業有點起色了,就給我在晚上曬衣服,想窮死我就對了。」
此時媽媽正好進門,爺爺看到媽媽後,啐了一聲就走進屋裡,媽媽趕緊上前問昱柔發生什麼事。
昱柔早就不在乎爺爺的尖酸了,但那件T恤讓她想到坤昇的冷淡,眼淚也不爭氣的流下來。由於昱柔爸爸不准她大學談戀愛,加上坤昇唸的學校太糟糕,昱柔一直隱瞞她交男友的事情。她滿肚子委屈無處可訴,只好把一切推到爺爺和爸爸頭上。
「媽,妳為什麼要容忍爺爺這麼久,為什麼讓爸爸給妳吃這麼多苦,為什麼不能叫爸爸帶著我們,搬離這個家?」 「昱柔,妳幹嘛一直提這些事情呢?」媽媽心疼的用手指擦掉昱柔的淚珠。 「世界上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強求,我們一直煩惱有什麼用?都這麼多年了,妳試著順其自然吧~」
媽媽一貫的樂觀、開朗,此刻在昱柔眼裡,突然變成畏縮、認命。昱柔氣的放下手邊的衣服,出門騎車衝去坤昇家。但一進門,竟看到坤昇和同學在打麻將。
「妳來囉,幫我們去買飲料好不好?」昱柔站在原地,壓抑住要爆發的脾氣,遲疑了一下,大步走出門買飲料。回來後,她小聲問坤昇什麼時候會打完,坤昇敷衍的回答快了快了。
等了一個小時,她開始臉色難看的在麻將桌邊走來走去。一個牌友看到後,開玩笑的說,「回家吧,人家小倆口要親熱啦!」其他人聽到後,跟著瞎起鬨,打完幾局就一哄而散。
「妳非要把我朋友都趕走妳才高興是不是?」坤昇一張一張收著麻將,憤怒的右手指頭,不斷把麻將嗑在桌上發出聲響。 「你明明說每個月回來看我一次,結果一整個學期只回來一次,現在好不容易放寒假了,第一天見面你就約朋友打麻將。」 「妳自己說妳會晚點到,我才找他們來的,妳的任性怎麼一點都沒變。」 「我任性?我哪裡任性了?你要我去買飲料,我不是馬上就幫你買回來了…」
昱柔正要開始發飆,坤昇唰的用力轉過頭,用眼神阻止她說下去。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將收好的麻將和盒子拿在手心,整個倒翻過來,重重拍在桌上大吼著,「分手吧,每天都吵架,真的好累!」
<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