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15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冷感 - 2 (結局)

璐平悵然的掛下電話後,浴室竟然傳來媽媽馬拉松式的嘮叨聲,她趕緊打內線給禮平。「你和Bebe,能不能稍微收斂一點,別說媽這麼老了,我都受不了你們光天化日那樣摸來摸去的。」
「我們又沒有怎麼樣,妳和老媽太古板了。」 「沒有怎麼樣?你不知道什麼叫做”社會觀感”是不是?」 「我們是總統還是明星?為什麼要顧社會觀感?姊,都什麼年代了,妳就是和老媽一樣彆扭,才會和姊夫感情不好。」
璐平的臉當場垮了下來,禮平知道說錯話,想開口道歉,但Bebe正好從浴室洗澡出來。他隨口說了一句先這樣,就掛了電話。
「誰打來的?」Bebe邊擦頭髮邊問。 「我姊說,明天上午八點一起在一樓吃buffet。」禮平胡鄒了一下。 「你會不會覺得,你姊不喜歡我啊?」 「當然不會,我姊比較不苟言笑,但她人很好。妳為什麼這麼想?」 「你姊姊昨天晚上在太平山買飲料時,只問你和你媽要喝什麼,完全沒有問我。」 「妳想太多了,大家在山下光排隊就排了一個小時。我媽膝蓋不好,我姊沿路還要扶著我媽,她只是累了,沒別的意思。」 「喔,可是……」 「好了啦,難得出來玩,別猜東猜西的。」禮平打斷Bebe的話,從袋子裡拿出一條紅色的丁字褲。 「來,換上這件,等我洗完澡,乖乖躺在床上等我。」 「這才剛買的,都還沒洗過耶,我不要穿。」 「來啦,反正在妳身上不會停超過三秒,灰塵都來不及沾上。」禮平故意面露邪惡的淫笑著,還故意發出兩聲狼嗥,逗Bebe笑的牽動整張床。
這飯店的房間雖然很大,但禮平小倆口就住在隔壁,偶而傳來的嬉鬧聲,讓璐平完全睡不著覺。這趟旅遊,對弟弟和Bebe而言,是一件舒適的純棉T恤,讓他們跑跳自如;但對璐平和莊老太太而言,卻是一件充滿亮片的絲緞晚禮服,走路都邁不開腳步。
璐平想著弟弟的話,想著兩天前出門的那一晚,她皺眉推開老公送她的生日禮物,老公一氣之下對她說,「妳再這樣下去,我只好真的去外面找女人。」
璐平的老公是她的初戀。婚前完全是精神戀愛,因此她婚後才發現,她不太喜歡親熱。老公只要一黏上來,她就變成暫時停止呼吸的殭屍。剛結婚那年,老公會悉心的導引她,改變環境、營造氣氛,原本應該短如廣告的前戲,拖的比正片還長好幾倍。
但一切似乎都沒有用,一片荒漠的她,和老公親熱時,有如牙刷在嘴中奮力來回,但卻是沒有水可以漱口的乾刷。她完事後如廁,水流通過破皮處的麻辣,讓一向內斂的她痛到唉唉叫。她狠下心來,請老公去外面找女人,只要把心留在她身上即可。但老公生氣的駁斥說,這不只是荒唐,更是對他的污辱。
璐平試著從其他方面彌補老公。食色,性也,既然色無法滿足老公,她開始從食下手。
如果男人的笑容,可以用美金計價,那女人的廚藝是印尼盾,一萬多盧比才能兌換一塊美金,但女人的性愛配合度卻是歐元,不用一歐元就可以輕鬆換到一塊美金。
隔壁房間內,禮平小倆口還沒玩夠,嬉鬧時偶而發出的大叫聲,像是賭場大廳那些電子錢幣,隨著人們的投注一串一串的掉落,發出一陣一陣貪婪、浮華、虛無的叮咚聲響。那聲音穿破牆壁,跳過璐平的耳朵和大腦,抄了近路直闖她心裡,惹出一絲惆悵。
她雖然不是很苟同弟弟在工作、愛情、甚至待人處事的方式,但還是有些懊惱,為何爸爸那熱情、大膽、愛好探險的個性,全都留給弟弟,而她,只能無條件接收媽媽的疏離、拘謹、習於守成。她翻了個身,正好面對著熟睡的媽媽。
遺傳這東西,是讓你在家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然後低吟一聲,「喔,原來是這樣……」
小時候有一天下午,璐平蹲在爸媽的衣櫥裡,想找媽媽的裙子穿來玩,突然聽到爸媽進房間。她本想爬出衣櫥,但看到爸爸的手伸進媽媽的裙子裡,嚇的她整個人縮回衣櫥裡。她緊閉雙眼,心跳加速,好像爸爸侵犯的是自己。那是她第一次接觸這類事情,整個過程她只聽到媽媽嫌棄的口氣,「你很煩耶,跟你說我不要就是不要。」「你快點好不好!」
她不敢偷看,但眼不從腦的移到衣櫥的門縫,細長的視野下,媽媽的頭往後仰在床沿外,眉宇間充滿了一種,嫌惡和無奈的神情。
璐平懷疑,那神情,早在她出生的時候,就順著血液流進她的身體,然後在她第一次和老公親熱時,爬到她的臉上。
聲音、容貌、身材、個性會遺傳,但璐平沒想到,性冷感也會遺傳。
隔天上午吃buffet時,Bebe建議退房後,一起去澳門塔觀景和玩高空彈跳。莊老太太聽了,考慮都不考慮的說,「我又不能玩高空彈跳,何況澳門那麼醜,上去也沒東西看,你們去吧,我留在賭場等你們。」
媽媽說出了璐平心裡的話,所以璐平點點頭,表示她也要留在賭場。禮平聽到後,當場掏出一千元港幣給莊老太太當賭本,莊老太太一高興,把好不容易排到的鬆餅拿給Bebe。
Bebe接過鬆餅後,開心的把她盤子上的食物,堆積木般的慢慢加上去,南瓜、玉米、豌豆、火腿、芋泥,最後還鋪上一片生辣椒。一旁的禮平則開始摺餐巾紙,軟軟的紙在他的手裡,不到三分鐘竟然變成了球、小狗、小船等可愛的東西。生活的每一件小事在他們兩人手中,有如角子機捲軸上的圖案,色彩繽紛、無法預測、充滿驚奇。
Bebe把那五顏六色的鬆餅放進嘴裡時,璐平以為Bebe吃進去的是彩虹,可以通往幸福快樂的彩虹。她突然發現,自己從媽媽身上遺傳到的,不只是對性的冷感,而是對整個生活的冷感。
如果人生是一條通往大海的河流,弟弟、Bebe、過世的爸爸、還有前一晚的貢多拉船伕,是一粒一粒小細砂,一下子就順著清幽河水流入大海,彼此相忘於江湖;但她和媽媽卻像一顆大石頭,永遠卡在河床上,巴巴的望著大海嘆息。
禮平玩完後,就和Bebe手勾手去拿食物,媽媽見兩人走遠,趕緊抓空檔酸了一下Bebe,「那麼多奇怪的東西配在一起,怎麼可能會好吃?我看她一定不會做菜。唉,妳弟弟以後可苦了。」
那嫌惡和無奈的神情,讓璐平驚了一下,不行!這個神情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爬上她的臉,她可不要等將來老了,還是一顆望海興嘆的大石頭。
「媽,一起去澳門塔好了,難得出國一趟,妳如果不想上去,就在塔下坐著等,好不好?」莊老太太聽了面有難色,但看在女兒每天扶著她到處走的份上,勉強點頭。
他們坐上計程車,沒多久就上了跨海大橋。璐平從車內往下看著珠江口,想像著等一下要高空彈跳的高度,雙腿突然一軟……算了,她暗自搖了一下頭,決定先去踩一下透明空中步道就好。
本來要撥給高空彈跳的膽子,還是留著回家,換上老公送她的那件,深紫色、中間綴有一顆甜蜜心鎖的,三件式吊帶襪。
<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