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20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冷感 - 1

「那個Bebe,吃個飯,逛個街,手一直在妳弟弟的腿上和背上磨磨蹭蹭,像什麼樣?」莊老太太積了兩天的怨言,剎那間有如滾滾洪流,潰堤而下,讓下游的璐平來不及逃難,開始在淤泥中載浮載沉。 「我告訴妳,一定是她來糾纏妳弟弟,妳弟弟才會跟可純分手的。否則他和可純兩個人好好的,為什麼說分手就分手?」
璐平很想勸媽媽不要這麼偏袒禮平,但她知道她這渺小的人類,絕無能力抵抗媽媽這位神奇的大自然,所以她憋著氣等洪水退去。
「媽,妳們在這兒!贏了多少?」禮平終於出現,他和Bebe十指緊扣,大包小包的走到機器旁邊。 「欸,逛完啦!你們買了些什麼啊?」可能是四川人的緣故,莊老太太彷彿練過變臉,原本那嫌惡兒子新女友的表情,一秒不到就換上了和藹可親的模範長輩笑容。
「Bebe買了幾件衣服而已。我們去坐貢多拉船吧,我剛剛買了票。」禮平亮出手上的票,開心的吆喝家人離開大廳。璐平本想說她累了想回房間,但由於莊老太太膝蓋不好,她只好扶著媽媽,一起走向室內人工運河。
莊老太太跟著兒女們站在一條等著上船的隊伍裡,她臉上的笑容,可媲美電視上的選美小姐冠軍,但心裡的念頭,卻賽過肥皂劇裡的惡婆婆。她忿忿的想著,兒子手上明明有五個袋子,每個袋子幾乎都快滿出來,卻只說”買了幾件衣服而已”,擺明是在掩飾Bebe的奢侈。知母莫若女,璐平看著媽媽臉上的山寨笑容,知道媽媽正在猜想這些戰利品,是禮平還是Bebe出的錢。想到晚上睡覺前又要聽媽媽數落Bebe,她突然很後悔幹嘛不留在家裡陪老公。
好不容易輪到他們,禮平體貼的扶著大家上船,他原本沒有那麼紳士風度,但和一群寵著他的女人們出遊,讓他突然覺得自己是一家之主,整個男子氣概都出來了。大家坐定後,船伕先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就開始划起槳來,並且對著頭頂那片有著排氣孔的朗朗晴空,熱情的唱起義大利歌謠。
餘音繞樑的歌聲,讓搖曳的小船彎成了一輪明月,禮平和Bebe小倆口在這醉人的氣氛下,情不自禁的耳鬢廝磨了起來。莊老太太一行四人,過去兩天面對面坐著的時候,總有張餐桌擋著,因此禮平小倆口在桌子下愛怎麼摸,莊老太太都可以當作看不到。但現在這船上一覽無遺,別說他倆彼此在對方大腿上遊走的雙手了,連Bebe短洋裝下的內褲,都幾度隨著船身的搖晃呼之欲出。
「我頭疼,妳叫他別唱了行不行?」莊老太太的四川國語,趕在Bebe的內褲迸出前,遏制住船伕的義大利歌謠,船上的人互相對看了一下,誰都不敢第一個開口。璐平最後尷尬的對著船伕笑了一下,示意船伕繼續唱下去。
船伕高昂的興致,被莊老太太突如其來的鬧場影響,重新起音後的歌聲像跳針的黑膠唱片,怎麼追都追不上音高。其實根本沒人聽懂船伕在唱啥,但他原本怡然自得的神情蒙上了懊惱和氣餒,手上的槳開始不聽使喚,划著划著,竟摳到岸邊的牆壁,船隨之大力的顛簸了一下,把一大片的水濺上來,也讓Bebe其中一袋戰利品跌了出來。
那袋子有如魔術師的黑帽子,一下子變出一長串五顏六色的性感內衣褲,讓整船的人全看傻了眼。禮平和Bebe迅速彎下腰,手忙腳亂把散在莊老太太腳邊的蕾絲邊胸罩,一股腦兒的塞回袋子裡;璐平吃驚的張著嘴,猛盯著生平第二次親眼看到的吊帶襪;船伕則像是被點穴似的,停止划槳更忘了唱歌。
聽覺和視覺同時被強暴的莊老太太,斜眼看著右腳上披著的那件什麼都遮不住的粉紅色胸罩,簡直瀕臨發瘋邊緣,她橫眉豎眼的吼了一句,「這假河裡的假水沒換過吧,會不會有傳染病啊?」她說完用力拍了一下褲子上被黏上的水珠,希望這個動作能順便把那胸罩抖開。
璐平知道媽媽在借題發揮,沒理會媽媽的遷怒,為了轉移船伕的注意力,她拿起手上的相機四處拍照,還對著船伕按了一下快門。
船伕對著鏡頭微笑了一下,回過神來,繼續奮力的划槳。別人的出糗,總能輕易蓋掉自己的疏失,船伕原本懊惱的情緒頓時煙消雲散,他引吭高歌,甚至戲劇化的拉長音。
那突然轉變的歌聲,讓璐平抬頭看著船伕,她發現這位船上唯一站著的人,不止掌著船,還掌著他們一家人的情緒。她平靜的心情,就這麼順著長音的盡頭,跌進悠悠水中。
璐平一向是家裡脾氣最好,最不容易出差錯的人,老公雖然常嫌她古板,沒情趣,上個星期還說她有性冷感,但哪對夫妻沒有自己的問題,因此她一直搞不懂弟弟為何不趕緊成家立業,沒事還愛換女朋友。
禮平是獨子,說他好吃懶做太過嚴重,說他寅吃卯糧卻不誇張。莊老先生的生意頭腦好,當年經營紡織工廠賺了不少錢,在台北市買了三棟房子,過世後,全留給了莊老太太。莊老太太重男輕女,自己留了一棟房子,剩下的兩棟房子全過戶給禮平。
禮平在一間藝術品拍賣公司當總務,主要負責藝術品搬運和管理,十多年來換過無數工作,月薪也一直僵在三、四萬上下。只憑這薪水,在台北市過日子有點吃力,但由於單靠收房租就能享受不錯的生活,禮平在工作上一直沒有太大的野心。
工作上的安逸,完全沒有阻擾他交女朋友,憑著一張俊俏的臉蛋,還有兩棟在台北市的房子,他的女朋友從來沒斷過。金錢拉長了男人的身高,加厚了男人的胸膛,讓女人心甘情願的仰望,心滿意足的依賴。
禮平不至於花心,但對感情也不執著,時間到了,就換一個,三十二歲出頭,換過五個女朋友,應該是說,帶給莊老太太和璐平看的有五個。
前面三個,分別是一個會偷錢的小太妹、禮平的高中老師、和一位有五歲兒子的單親媽媽。因此當可純這個有教養、比禮平小、沒結過婚、沒生過孩子的女孩出現時,莊老太太高興到張燈結綵了起來。
怎知莊老太太親手做的夫妻肺片,還來不及進到可純的嘴裡,禮平就說要請媽媽和姊姊同遊港澳,順便介紹他新交往的女朋友,Bebe。
Bebe是台灣人,被公司調去香港工作。禮平他們公司去年的秋拍會場上,她看中了一件蔡國強的爆破作品,從來沒搞懂藝術品的禮平,因為公司業務在忙著招呼其他客戶,只好硬著頭皮跟Bebe瞎扯一通。Bebe被禮平的英俊和傻氣吸引,隔週上班時,就主動打長途電話到公司找禮平,說她即將休假回台北一趟。沒幾個星期,禮平就和交往兩年的可純分手。
娶媳當娶無才,Bebe的身高、學歷、薪水都比禮平高,莊老太太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這個胸無大志的兒子,竟然換到一個才高八斗的女朋友。
<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