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20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山水男孩 - 3

隔幾個星期,筱雯找到一個信用卡電話行銷的工作。同時間,雨邦找到另一個兼差的工作,開始了早出晚歸的生活。
筱雯不只一次跟雨邦抱怨他沒花時間陪她,但雨邦總是安慰的說,想過好一點的生活,只能多辛苦點。
那年的春節,由於雨邦的媽媽搬到台南娘家附近住,筱雯不想回澎湖的家,因此她跟雨邦說,她想要跟他去台南過節。雨邦聽到後,猶豫了一下,才吞吞吐吐的說,「我沒讓我媽知道我們還在一起。」
筱雯聽到嚇了一跳,她以為事情過了這麼久,雨邦媽媽應該早就原諒她了。她很想問雨邦,記不記得他來台中的前幾天晚上,曾信誓旦旦的要她相信他一定會搞定媽媽這一關,但她不想為難雨邦,最後只告訴雨邦,她會留在台中過節。
一個人的年,特別難熬,外頭的每一響鞭炮,都大聲嚷嚷出筱雯的孤單。政府應該要頒佈一條法令,嚴禁一個人獨自在家過年,受罰的對象是,那一個孤單的人,心裡所想著的人。
筱雯邊上網邊看除夕特別節目,頓時心血來潮,好奇的打開雨邦的msn歷史訊息。她邊啃瓜子邊看著,突然看到一則雨邦傳給女生的訊息,「我很孤單,總是自己一個人。」
她趕緊把電視關掉,一則接著一則,專心的看下去,發現雨邦竟然從來不跟那個女生說他有女友的事。她衝動的打手機給雨邦,但一聽到雨邦的聲音,她就冷靜下來,她知道雨邦的脾氣溫吞,吃軟不吃硬,她若無其事的問好,就掛了電話。
雨邦過節回來後,筱雯沒提起這件事,但發現雨邦有時會心不在焉的敷衍她,甚至開始找藉口晚歸。
某天晚上,雨邦洗澡時,手機的簡訊聲突然響起,她好奇的打開看,"好久沒你的消息了,你還好嗎?"
是那個女生傳來的,短短一句話,但筱雯看了好久好久。她想了一下,回傳一句,"最近陪女友沒時間,不要再傳了,會被女友誤會。"
傳完後,她把訊息留在寄件夾裡,她要讓雨邦知道,她知道這一切。
但沒隔幾天,那女生又傳過來,"現在可以碰面嗎?"筱雯碰巧看到,氣得找雨邦吵架。
「是她要傳給我,我有什麼辦法?」雨邦明明在耍賴,卻擺出一付無辜的神情。 「你可以明確的拒絕她,要她不要一直賴著你!」雨邦聽到後,沒有吭聲。 「你變了,變的貪心,錢賺的越多,想要的就越多!」雨邦還是不出聲,甚至走進房間,開始上網打電動。
筱雯不是個愛哭的人,也不是個會吵架的人,但那天之後,她學會了莫名奇妙的哭泣,以及尖酸刻薄的辱罵。
她知道雨邦變了,但不論她怎麼吵鬧,雨邦都沒有反應,不跟她提分手,不對她承諾未來,但也不和那個女生斷了往來。
有一天和晚歸的雨邦吵完架後,筱雯突然想起家來。
到台中一年多來,她沒有想過家,每天和雨邦一起探索台中的新鮮事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去想那個季風肆虐、土壤貧瘠的故鄉?但整個台中不知怎的,都跟雨邦一樣無聲的折磨她,交通紊亂、空氣污濁、街道骯髒,讓她連呼吸都小心翼翼。
她好想聞聞海水的鹹味,還有伴著鹹味的燒酒螺、海草、紫菜、曬小管、補丁香,那些曾讓她感到安全和永恆的味道。
「帶我去看海好不好?」雨邦沒有吭聲,過了很久,勉強點了點頭。
那個周末,雨邦帶筱雯到墾丁。層層疊疊的海浪、昏黃柔和的夕照、盡忠職守的燈塔,讓筱雯回想起澎湖的一點一滴。故鄉的人們,普遍靠大自然吃飯,大自然在島民世世代代的血液中,注入了尊天、敬海、畏石、認命的特性。她也曾經這麼認命,只是不知為何,到了台中後,她變的和台灣人一樣,開始相信人定勝天,也相信終有一天,雨邦會被她的痴心及守候感動。
有一天吃完飯後,雨邦很小聲的說,「公司派我去台北,我下個月就要搬去台北了。」筱雯聽到後,立刻若無其事的說,「好啊,那我把離職手續辦一辦,跟你搬去台北。」她邊說邊站起來收拾碗筷,完全不敢看雨邦的臉。要跟雨邦在一起,就要裝傻,她已經裝傻了一年多,不在乎繼續裝下去。
雨邦聽到後沒有說話,開始抽起菸來。
愛的人不在身邊,是一種煎熬,身邊的人不再愛自己,更是一種折磨。那天晚上,雨邦和筱雯在床上,翻來覆去的都沒睡著。
雨邦先開口問,「妳怎麼了?」 筱雯回了句,「我感冒了,人不舒服。」 雨邦接著說,「我帶妳去看醫生。」 筱雯突然大叫一聲,「我不要你帶我去看醫生,我不要你照顧我。」她哭了出來,斷斷續續的說,「我只要……你愛我,像以前一樣愛我。」 她一直哭,哭到全身都在發抖,她希望雨邦靠過來摟著她,用沉穩的嗓音安慰她,但雨邦躺著動也不動。
「是因為你媽媽?還是你認識別的女生了?」筱雯終於鼓起勇氣,問了這個問題。但雨邦沒有說話。
雨邦的溫吞,和不願意面對問題,讓筱雯發了瘋似的把心底的話全說了出來。「從十六歲那年愛上你,我對你的愛從來沒有減少過。就算我知道你現在沒有像之前那樣愛我.就算你說了什麼話傷害我,我都還是很愛你。我把一切的愛都留給你了,我收不回來了,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你教教我,要怎樣才能像你一樣,把愛收回來?」
躺著哭泣,讓筱雯幾乎窒息,她正要坐起來喘口氣時,突然聽到空氣中傳來雨邦的啜泣聲,整張床也跟著那啜泣一陣一陣的震動。
筱雯不敢動,也不敢繼續哭泣,她怕錯過雨邦發出的任何一絲聲音。雨邦可能感覺到筱雯沒有出聲,他立刻停止啜泣。無聲的對峙,讓筱雯想起兩人第一次的分手,她有預感,雨邦一定會打破僵局。過了好久好久,雨邦果然開口,「這世界上只有兩個人讓我哭過,一個是我爸,一個是妳。」
筱雯知道,雨邦是個爛好人,如果她求他,他會帶她去台北的,但是,那又能怎樣?她早已經滿足不了他那顆貪婪的、不只求溫飽的心了。
青春像風,來的時候沒打招呼,走的時候也不揮手。筱雯握不住青春,也握不住雨邦。
雨邦搬去台北後,筱雯就辭了工作。沒有雨邦的台中,讓筱雯一刻也待不下去,但她不知該往哪去,因為她不想、也不能回澎湖。
還沒衣錦,怎麼還鄉?
<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