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20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桃花源記 - 2 (結局)

鋒岳挑逗了她一會兒,就起身走到門邊,從背袋中拿出保險套,並且走回床上,佳葦看著他快速的撕開外包裝,突然緊張了起來。這整齣戲早已在她的腦中預演了好幾個星期,因此她覺得自己像是凶器被找到的殺人犯,被警察帶到案發現場後,即將要當場模擬行兇過程。她很想喊停,但已經走到這兒,她不能功虧一簣,她伸出右手,盡情的比平常更溫柔更積極的撫摸著鋒岳,沒有多久,事情果然照著預演的情節走。
這本該是準備迎接勝利的時刻,但佳葦竟一點開心的情緒都沒有。在腦子的畫面裡,她整個人是扁平、沒有情緒的,但現在,她不但是立體的、而且充滿了恨,不是恨鋒岳,而是恨這個恨不了鋒岳的自己。她從沒想過,她十年前竟然透支了一輩子的力氣來愛鋒岳,導致她不但無法全心的愛自己的老公,更沒有多餘的力氣來恨這個蹧蹋她的情人。
完全沒有綵排到這段愛恨糾葛的佳葦,忍不住脫稿,開始啜泣了起來。
「怎麼了,寶貝,怎麼哭了?」鋒岳只有在床上、或是要誘她上床,才會叫她寶貝,這點讓佳葦哭的更難受。
「你告訴我,你當年為什麼要不告而別?為什麼已經向我求婚,卻又拋棄我?」一離開了預演的畫面,佳葦馬上就慌了手腳,最後乾脆不照著劇本走。
「唉呦,妳怎麼又來了。都過去了,一直提它幹什麼?我們現在這樣不是挺好的?」鋒岳一邊皺著眉頭,一邊親吻佳葦的唇不讓她再說下去。
「哪裡好?我們哪裡好?」佳葦用手推開鋒岳,努力靠著床頭坐起來,「當初要不是你莫名奇妙臨陣脫逃,一逃就是十年,還逃出一個老婆和女兒,我們現在需要欺騙彼此的另一半,幹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嗎?」
「寶貝,妳別這樣,乖,妳乖…..」鋒岳一邊安慰佳葦,一邊把她壓回床上。慾火被挑起的他,見佳葦死命抵抗,開始半強迫的按著佳葦,力氣小的佳葦挣不開鋒岳,大叫了一聲,「我勸你不要再繼續,先檢查一下你的保險套。」
鋒岳聽到後愣了一下,趕緊推開佳葦並順勢跪坐在床上,把套子慢慢的剝下來。他接著將右手按住套子的頭,用左手指腹一小段一小段的沿著末端擠壓,並且睜大眼睛盯著套子看。他擠到末端看不到充飽氣的小球時,突然像被烈火燙到一樣彈到床下,對著佳葦大吼,「妳發什麼神經啊,妳到底哪裡不對勁?千里迢迢把我騙到這兒來,要做又不做,妳有病啊!」鋒岳邊發飆邊把套子丟進垃圾桶,整個人開始沿著床邊踱步,沒多久還走到背袋邊拿出另一個保險套,前前後後的仔細端詳。
「我老公他…...確定不能生了,所以我本來想,和你生一個孩子。」佳葦把頭埋進枕頭裡回答著,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希不希望讓鋒岳聽到這件事情。
「你瘋啦,我已經有女兒了!我不能離婚,我沒辦法離婚的,妳不是都知道?」這房間就這麼點大,鋒岳當然聽到了這個荒謬的想法,他把最後一個保險套丟進垃圾桶後,坐在沙發上懊惱的用雙手抓著頭髮。
「你說你媽媽一直希望你能生個孫子給她,你說你從來沒有和老婆好好的在餐桌上吃飯,你說你老婆從來沒有默默的聽你說話,你說你生病住院,她都不去醫院照顧你。你還記得你握著我的手,說過的這每一句話嗎?」佳葦把枕頭撥開,坐起來輕聲的問著鋒岳。
「……」鋒岳不再出聲,只要離開床,就很難聽到他開口。
「我根本不奢望你現在愛我,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有沒有曾經愛過我!有,還是沒有!」鋒岳的無聲激怒了佳葦,她原本一直以為她不在意鋒岳是否愛她,沒想到等真心想要懷一個他的孩子時,她還是在意的。
「你…..你為什麼一直要去盧過去的事情?我過去幾個月,哪一次不是一下任務,就先去找你?這樣還不夠嗎?你自己先好好想清楚,不要一下這樣一下那樣。」鋒岳說完後從沙發站起來,大步走向浴室,出來後拿了兩條大浴巾舖在地上,猛的躺到浴巾上開始做仰臥起坐。
佳葦沒料到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不可置信的看著鋒岳,她不敢相信,她都已經這麼難受了,他卻仍然只顧著自己的身材和生理反應,絲毫沒有安慰她的意思。
她越想越氣,乾脆起身穿上衣服,拿了包包就步出房門,搭了電梯,走出大廳,正走向觀景台時,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她高興的接起,正準備接受鋒岳的求和時,卻聽到媽媽的聲音。「葦葦,妳在哪?子杰打電話來問妳是不是在我兒。唉,妳就別鬧脾氣了,婚姻,都是忍來的。現在外面誘惑多,哪個男人不逢場作戲……」
媽媽的聲音,喚出了她的淚水,她用右手摀住嘴巴發出的哽咽,壓下她對鋒岳沒有來電的失望。
「葦葦,妳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子杰已經知道錯了,妳現在人在哪?我要子杰過去接妳,好不好?」佳葦平復情緒後,隨口跟媽媽說她在朋友家,明天就會回家,然後就掛了電話。
幾個星期前發現子杰外遇時,佳葦的驚訝大於悲傷。不孕的老公外遇,就像愛滋病的患者殺人,讓人不知道要包容他的病還是譴責他的罪。
佳葦的生活,在這件事情之前,就已經像家裡那團被貓玩亂了的毛線球,怎麼理都理不清。先是她想追隨一輩子的主管突然移民加拿大,導致她在工作上幾乎頓失重心;接著子杰說老闆可能會把他調到武漢分公司,兩人開始天天拔河;同時間家裡從臥室到廚房的外牆滲水,花了好幾萬塊都無法修好;子杰的爸爸又在這個時候摔斷腿,讓兩人醫院、家裡疲於奔命。平常都煩不完這些事情了,假日還要應付不知道兩人不孕的婆家、娘家分別打來的關心電話。
不順遂的時候,停電都會誤認為世界末日;她雖然沒有非常愛子杰,但在兵荒馬亂之際發現他外遇,竟然也哭了好幾個晚上。
就在此時,她意外聯絡上了鋒岳。舊情人像舊鞋子,一穿就上。
想到過去這讓人筋疲力竭的幾個月,佳葦無助的抬頭望著天空。不知道是不是快下雨了,白色宣紙像被潑了墨一樣,從遠處整片灰了起來,不久就暈開到佳葦的上方,但她卻感到格外的平靜,並且順著天際遠眺前方田野上的安寧村落。
人是渺小的,所以陶淵明需要寄情於桃花源記中的幻景,來忘卻世俗的煩惱;人是自私的,所以陶淵明不去解決暴虐的社會現況,而選擇歸隱山林。曾做過官的詩人,尚且死心的選擇逃避現實了,一介百姓如她,難道不能用一座屬於自己的桃花源,來遠離生活送給她的殘酷嗎?
和子杰的婚姻,有如紊亂、擁擠、喧囂的台北盆地,裡面塞滿了催孫的公婆、爸媽,惱人的工作、同事,漏水的臥室、廚房,繳不完的房貸、車貸,還有不忠的老公和不孕的秘密。
但是和鋒岳的日子,卻媲美開闊明朗的世外桃源,土地平曠、房屋整齊、田疇肥美,而且裡面只有一樣東西,愛情。這段感情也許參雜了謊言,但是她此生唯一付出過的真愛,也是她目前唯一有機會可以掌握的東西。
她決定回到房間後,就跟鋒岳道歉,就當他倆過去十年的羅愁綺恨,全都沒有發生過,一切從頭開始,從,沒有孩子開始。
<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