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20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結 - 2 (結局)

「你還敢跟我說你媽?」凌兒站在原地繼續大聲的對著房外的耀天叫著,「為了你媽那句話,我吃盡了多少的苦頭、吞進了多少的淚水,你還敢說你媽?你別像你媽那樣瞧不起我…」
凌兒話還沒說完,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道拍打在自己的左臉上,她楞了兩秒後才意識到那是耀天給她的一個耳光。她先是感到驚訝,左臉一陣麻辣,接著慢慢感到火燒般的滾燙。書房裡那些背叛的證據,剎那間彷彿被這烈火鑄成了一副盔甲,緊緊的套在她胸前,讓一向逆來順受的她覺得自已什麼都不用怕了,她衝上前瘋狂的拼命往耀天臉上攻擊,兩人開始扭打成一團。
不知道過了多久,凌兒發現自己趴在地上,耀天也無力的靠在牆角邊。炎熱的天氣讓太陽再次趴在他倆的身上,沉甸甸的讓他們動彈不得。她試著動了動指頭,想確認自己是否還活著,竟看到右手食指的指甲斷了一小截。她突然擔心耀天會被她抓傷了,趕緊吃力的撐起身體,想湊向前看看耀天,但全身虛脫的她,最後只能勉強靠在床邊,眼神穿過化妝椅望著耀天。
癱坐在門邊的耀天,全身幾乎都被化妝椅遮住,看不出來有沒有被抓傷的痕跡,只剩下瘀青的雙眼露在椅子的曼谷包上。這個有著紫色蝴蝶結的聖誕禮物,讓凌兒想起了一年多前的那個聖誕夜,當時在那昏暗的聖誕夜裡,她曾看到了愛情的盡頭,但事後禁不住耀天的復合攻勢,而親手打開了那個結,繼續向前走去,才會一路走到現在。
心力交瘁的凌兒,不想再掛念眼前這個男人了,她決定,親手綁一個新的結。
「我們…」她一開口才發現喉嚨乾燥疼痛,她努力吞了一口口水說:「我們離婚吧!我真的受不了了…」為了替自己掙一點最後的尊嚴,她繼續說著:「但是等你爸媽回來後,我會讓他們知道我為什麼要離婚的真相,免得他們以為我這麼不識好歹!」她說完後扶著床沿慢慢的站起來。
原本無聲的耀天,突然衝上前抱著凌兒的大腿哭泣,口裡喃喃說著,「我是愛妳的,我真的是愛妳的,在跟別人交往後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愛妳。」耀天頻頻跟凌兒道歉:「對不起,是我自私、貪心,什麼都想要、什麼都捨不得放手,我現在真的只想跟妳好好的拋開過去面對未來,求求妳不要離開我…」
凌兒站在床旁,不可置信的低頭看著跪在她腳邊的耀天,這是她第一次從這個角度低頭看著耀天。眼前這個她沒來由愛了五年多的男人,把她從小女孩變成女人、卻送給她無數創傷的男人,在她一手佈置的紫藕色系臥房內向她下跪,表面上是為了捍衛自己的婚姻,骨子裡不過是為了維護他在親友面前上進、老實、敦厚的好男人形象。
她求他這麼多次後,終於換得了一次他求她,竟然是這樣的前因後果。
那一瞬間,凌兒老了十歲。中年女子對婚姻才會有的無奈和體悟,驟然而至的提前整整十年降臨在凌兒年輕的身上。
接下來的日子,耀天與其他女人們纏綿的畫面,總不經意的在深夜的夢裡出現,讓凌兒開始折磨起自己。她像著了魔似的,不停的上網交叉查詢相關資料,重複看著那些長相身材沒她好的女人照片,倍感屈辱的她甚至幾度想找那些女人們出來當面揭發,她們其實是被劈腿的第三者!
然而這些都沒有辦法減輕她的痛苦,每當痛苦來襲時,她總會想辦法轉嫁到耀天身上。經過耀天幫女醫師刷卡的Spa店,她會白著眼對他說,「你應該很清楚這種高級享受的價碼吧」;朋友聚會如果辦在他和女上司去過的餐廳,她打死不出席,並且不忘在耀天出門前丟下一句,「你自己好好去重溫舊夢。」
凌兒一步一步用最尖酸的言語逼近耀天的臨界點,肆無忌憚的挑戰他願意維繫這段婚姻的極限。但耀天似乎是真心想要挽回這個婚姻,對她的冷潮熱諷完全逆來順受。他盡量每週都抽空帶凌兒去各地遊山玩水,同事提到的好吃餐館,也一定帶凌兒去嚐鮮,但這些殷勤,都讓凌兒覺得耀天只是不希望自己的齷齪事被揭發而已。
幾個月後參加耀天的家族聚會時,凌兒和耀天的妹妹在客廳的小角落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耀天的妹妹可能酒喝多了,興致一來突然跟凌兒聊起一些陳年往事。
「看到我哥和我爸媽抗爭了半年,終於娶到妳,我真替你們高興。」原本喝著果汁的凌兒聽到”抗爭”兩個字後,把杯子放到桌上,豎起耳朵聽小姑繼續說。
「你也知道,我爸媽很在乎學歷,沒有博士的話,好歹也要是老師、醫師之類的,所以他們不同意你們的婚事。我哥每天吵每天鬧,有一天竟然乾脆在我爸媽面前下跪,還因此被我媽打了一頓,最後鬧的我舅舅都出面協調。」下跪?被打?這件事情怎麼沒聽耀天提過?
凌兒驚訝的杏眼圓睜的看著小姑,小姑看到嫂子專注的神情後說的更起勁了,開始說了一堆婆家其他無關的恩恩怨怨,但凌兒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她轉頭看著正在牌桌上陪婆婆打牌的耀天,慢慢拼湊過去這幾年的感情。她知道耀天孝順,也知道婆婆曾經嫌她學歷低,但她從不知道耀天是經過這麼驚天動地的家庭革命才娶到她。
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那耀天婚前的那些劈腿記錄,應該多情是虛,自私才是實。或許是因為孝順不想違背母親的想法,也或許是因為耀天懦弱缺乏勇氣,不想面對未知的一場家庭抗爭,所以撿了放棄這條最容易的路走。他一次次的出軌,打算等換到一個讓自己和媽媽都滿意的女人後,再跟凌兒分手。怎知貪心的他還沒換到像樣的女朋友,痴心的凌兒就斬斷情絲,在他轉而從其他女人身上看不到真愛後,才又回頭認定凌兒,並且拼了命把她娶進家門。
回家的路上,凌兒想開口問耀天那段和父母抗爭的往事,但想了想,耀天之所以沒有提及,應該是為了讓她們婆媳不要有嫌隙,既然如此,她就裝作不知情吧。
隔幾個星期的結婚週年那天,從來不下廚的耀天,親手做了一桌子的菜,他衣服上沾滿著黃黃綠綠的污漬,對著一臉驚訝的凌兒說著,「請相信我…我是真的愛妳,讓我們重新開始!」
凌兒看著一整桌的蒸蛋、番茄蛋、菜圃蛋、蛋花湯,心中又好笑又百感交集。過去,她美化了耀天對她的愛;現在,她緊抓著耀天犯下的錯。耀天的自私和貪心,的確玷污了他們原本無瑕的愛,甚至帶給她難以彌補的傷害,但如今面對著耀天用行動來彌補與疼惜她,為何她要因為那些已經發生的殘缺和污點,就堅持埋葬這份自己一直渴求的幸福與愛呢?
她開始試著不再死盯著那些女人的照片,也開始試著不再用言語傷害耀天,並且慢慢的從心底找回最初那份對耀天執著的愛戀。這段七年的感情曲曲折折、跌跌宕宕,讓她數次走到愛情的盡頭,有時她求全、有時她求去,盡頭的結在她手上拆了又打,打了又拆,每一次的打上或拆下,都讓她看到不一樣的自己、不一樣的耀天、和不一樣的愛情。
這份重新體認到的不一樣的愛情,讓她早上六點半就起床幫耀天做早餐,把前晚做好的午餐便當讓他帶著,陪他走到停車室門口目送他開車離去。晚餐她幾乎都是自己做,菜色從義大利麵、炸豬排、鮮魚湯、青菜湯、泡菜湯麵,隨時更換。她睡覺前幫他按摩腳底,看到指甲長了就幫他修剪。
一天凌兒等著耀天下班來載她去吃情人節大餐,她一邊化妝一邊聽著電視的談話節目。「忠貞最重要,我老公如果劈腿,我一定離婚!」電視上的人妻名嘴們,口沫橫飛信誓旦旦的誇下海口,彷彿堅信著這種事情一定不會輪到自己頭上。梳妝台前的凌兒,聽到後不自覺的訕笑了一下,正在勾勒的唇線一下被震到唇外。
她一邊用棉花棒抹掉那一撇朱紅、一邊想著,這些表面上有著高度愛情潔癖的人們,真的知道,什麼樣的愛才配的上婚姻嗎?忠貞兩個字,早就被每天無所事是的人們誇大了。殺人罪過了法律追溯期都不用起訴,劈腿的人如果真心悔改,旁人何必苦苦相逼?
此時耀天正好走進臥房,彎下腰在她的耳邊輕聲喊了句「小公主,情人節快樂」。這聲傳到全身的酥麻,把凌兒帶回到七年前台中那條滿是秋芒的河堤。當年那場炫目的嘉年華會,在她婚後的兩年,終於搬到了台北。但她沒有狂喜,只有一股安穩的感覺,因為之前那個讓她老了十歲的晚上,早把那個天真爛漫的小公主帶走了。
她以前總按照心目中那華麗燦爛的畫面,戰戰兢兢的臨摹她從小說中、電影裡、電視上看來的愛情,但臨摹來的東西,再怎麼寫實,也無法成為真跡。現在,只想單單純純過日子的她,雖然還不確定什麼樣的愛情才是真愛,但她試著探索,一份學著與已經在愛裡的殘缺與污點共存的愛……也許,是屬於她的真愛。
上了耀天的車,凌兒坐上她特意挑的白色羊毛坐墊後,不經意的看了一下有沒有不熟悉的長頭髮。她接著低頭檢查一下座椅邊的座位記憶號碼,1,那是為了她不到155公分的身高設定的。
她會努力珍惜真愛,但也希望,如果有別人坐過她的位子,她能早點知道。
<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