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20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最後的笑容 - 原稿及改編說明

當時她看遍各大西醫中醫都治不好,身為同學的我,自然非常替她著急,也幫忙問我當醫生的姨丈,但也就是在此時,我無意中發現,當我和這一個有"缺陷"的她相處時,心中竟會興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慶幸的感覺。
事情隔了二十多年,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那種因為嫉妒而演變出來的感覺,我知道自己應該是踩在幸災樂惑的邊緣,也因此從來不敢對別人透露過自己曾有過這種想法。
原稿中的綾,不知怎的讓我想起了高中時對那位美女同學的複雜情緒,因此經過讀者同意後,我就決定用友誼來切入這個故事。
每個人都不希望、也不會承認自己嫉妒別人,因為嫉妒是無能的表現,是輸家的行為,但是,"仗義每從屠狗輩 負心多是讀書人",書讀的越多,思想會越複雜,這點大家可要一起戒之慎之啊。(呵呵,我其實只是想藉古詩把一缸子的讀書人都拖下水啦:)
以下是讀者的原稿,這位讀者的文筆非常流暢感人,讓大家可以深刻的看到綾這一位美女,那流星般驟逝的人生。
備註:版上的男人們,我這次沒有偏心喔,你們看原稿就知道,這本來真的是一個好女孩遇上一個狼心狗肺的壞男孩的故事,但我為了你們,硬掰成女孩間的嫉妒故事。我知道你們一定很想跪下來謝謝我,先跟你們說,平身>_<
==================================================================== 綾是我高中的同學,她是個美到讓人看著她會發呆的女生。
她功課很好,在班上是會計學的小老師。甚至於會計課時不是老師上台講,而是他上台。
因為是商職校的關係,女生比男生還要多。 漫畫書上才會看到的親衛隊,她也是有一狗票的。 所以很多女生喜歡跟他走在一起,一起享受被男人行注目禮的禮遇,我也不例外。
當然因為我是他的好朋友。 他對自己要求很高,但是為了跟我們這些不愛念書的朋友打成一遍, 他總是偷偷的在考試時把寫滿計算式的試卷滑下來給我們抄。 或是總是在我們摳著頭皮想破頭不知怎麼解習題時,走來我們身邊閒聊,然後不經意的指導我們。
可是他沒什麼休閒活動,因為跟我們在一起時,我們聊著哪裡的美食,哪裡的遊樂場所, 或是聊著自己的男朋友時,他總是微笑地坐在那不發一語。 我看得出她充滿好奇的眼神,心裡對我們聊天的內容是充滿渴望的。 綾的父親在大陸做貿易。父母離異的她跟叔叔同住。
記得綾曾說:有次她發高燒,但還是背著書包去上學。在坐上公車後,看著他爸爸拿著她的外套追公車。 她感動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我當時還罵她,"那有什麼好感動的,你爸怎麼沒叫你留在家裡休息。" 現在的我可以體會他力求表現,讓自己能感受到父親一點愛的想法。
我想綾會計學跟經濟學念的這麼用心,一定也是想留在父親的身邊吧。
升上高三前的暑假,我們一票同學起哄的帶這朵溫室的花朵去見見世面。 當時最流行的冰宮,是龍蛇雜混的地方。 不會溜冰的她,怯生生的拉著欄杆。 而當時該死的我們,居然把她一個人丟下。
遠遠看著他,時時也有男孩去向她搭訕。可是他總是用很害怕的眼神看著我們,然後拒絕來搭訕的男生。 最後良心過意不去的我們,只好帶她去能坐下來聊天的民歌餐廳。
她用好奇的眼神打量四週還被我們取笑是鄉巴佬。
坐在隔壁包廂的是一群剛放假的阿兵哥。 在我們全都入座叫好食物後,突然從隔壁包廂伸來一隻拿著紙條的手。
"美女們,有榮幸一起聊天嗎?"
看到紙條,我們全都放聲大笑,有綾在,發生這種事是很正常的。 然後,也沒有經歷的我們,只當是好玩就答應了。
過來的有4個理著平頭穿軍服的男生,其中一個很高大,皮膚很黑。大大的眼珠子一直盯著綾。 習慣被男生注視的綾把一切都當成空氣一般。但她的手一直拉著我的衣服。
後來我們在包廂裡玩起了大風吹的遊戲。 那個黑皮膚的男生位置就移到了綾的身邊。這叫隆,是這群小兵的班長。
我這群傢伙就是為了幫他們班長把馬子的。 達成目的就說累了,不玩了。 最後這場邂逅就在互換連絡電話後散場。
聽綾說,當天她還沒回到家。bb call就響個不停。 回到家回了電話之後,她們倆就開始偷偷的交往了。
那天之後,綾變得很開朗,跟我們聊天時,也有話好聊了, 甚至於問我要怎麼化妝。她的成績雖然仍是第一, 可是比起過去,退步了很多。導師也開始關心起他上課的心不在焉。 有一次夜輔導時,她居然失蹤了,也沒有跟我說要去哪裡。
夜輔導是要上課到夜間9點半的,是學校為了升學開設的。 她這行為急死了一堆老師們,從學校廣播到操場、洗手間,校舍。 所有可能的犯罪現場都找了。 導師開始在課堂上興師問罪,對我們這些其實也不知情的同學們,動之以情,說之以理。 希望綾的朋友們能說出她的下落。 我也急了。當時我深怕他出意外。到她的位置翻了一下他的書包,她居然只帶走錢包,連bb call都沒帶走。 但發現他帶走錢包時,我知道綾應該是約會去了。 失蹤未滿24小時是不能報警的,於是導師通知了綾的叔叔。
而隔天綾並沒有來上學,也沒有回家。 急死了老師同學們,也急死了她的家人,他爸爸趕飛機回來了解狀況。 就怕自己的女兒從此變成失蹤人口。
2天後,綾回來了,原來她真的去約會了,回來的當天,她被他爸爸毒打了一頓, 這是他爸爸第一次打她。 而綾卻斬釘截鐵的對他爸爸說,我愛隆,我一定要嫁給他。 為了這句話,他爸爸把她打的遍體麟傷。 綾的爸爸要堂哥每天接送他上下課,開始軟禁她。
我問綾說,你真的愛他嗎?你還這麼年輕,對方還在當兵。 她說,我第一次覺得被需要。我需要愛。
那天綾又趁著下課,接夜輔的時間留了字條,逃學了。 她跟著男友回到男方家, 男方家是篤信道教,全家吃素的家庭。 男方父母看到綾就很喜歡她的單純跟聰明。 當天就說要來綾家裡提親。 沒錯,隔天男方父母就帶著禮品到綾家裡去了。
綾的父親,簡直氣炸了。 看著自己連高中都沒完成學業的女兒,吵著要嫁人。 最後,在男方家長的誠意下,綾他父親開了條件。
要聘金一百萬,且男方要負責綾大學4年的學費。 其實綾的父親給的只是嚇阻的作用。 沒想到男方一口就答應了。
於是,高中畢業那年的暑假,綾訂婚了。 綾放棄了考上北科大的機會,選了一所離男方家近的公立學校念。 開始了他的婚姻生活。
綾的未婚夫在退伍後就開始做起土木工程的工作。 每天準時回家,讓綾在下課之後都能看的到他。
但是男方的父母覺得自己的兒子學歷只有高中畢業,媳婦卻是大學生。 覺得身份差很多,於是千方百計的在保險公司弄個白領的工作給他兒子做。 而公司卻要跨2個縣市。 面對突如其來的轉變,綾開始想家。想丈夫想爸爸。
剛開始的兩個月,隆仍是每天台中雲林的開車上下班。怕的是綾怯生的個性會悶出病。 兩個月後,隆開始一星期才回來一次,而回來那次都是醉醺醺的。開始向父母要錢, 開始對綾惡言相向,聰明的綾知道那只是借酒發瘋而已。 隆的父母很疼愛兒子,總是在綾與隆爭吵時要求綾要忍氣吞聲。 那時開始,隆不曾再拿生活費給綾。 不敢開口向公婆要錢吃飯的綾,只好自己到學校教務處打工,向同學借錢加油。
有一次,綾在上學的路上出了車禍,打電話給隆,只得到他一句”你很麻煩耶!”就被掛了電話。 於是綾膽小怯生的個性,深怕對方叫警察,只好跟對方說,沒事沒事,我趕著上課。 就牽著導流板已掉落的機車,跛著流著血的腳上學去。 到了學校,才在同學的幫助下去包紮。
回到家,只看到婆婆板著臉對著綾碎碎念。 你們兩夫妻在幹什麼,信用卡刷了10幾萬,每個月電話費7-8千是怎樣。 你們當我是開銀行的嗎? 我已經幫你們繳了3個月了,這個月你們自己想辦法。 綾一臉錯愕,信用卡?電話費? 打開信用卡帳單皆是預借現金,電話費7.8千是怎麼打的。 加加起來繳最低額度一個月連電話費也要繳2萬塊。 綾想喊冤,這時,隆來電,開口就批他的電話被停話了,要家人幫他繳。 行動不便的公公,聽到隆來電,就杵著拐杖回房去。 看著婆婆,對著電話邊罵邊哭。綾只好把冤吞了回去。
綾想到當初爸爸說那一百萬聘金要幫她存起來, 於是打電話回去向父親要錢,結果得來的答案卻是父親被倒債了、公司倒了。
原來離開家不到2年發生了這麼多事。 最後不得已綾只好輟學,在教授的幫助下到工廠上班。 綾開始做著自己領不到工資的生活。 因為2萬多塊的薪水,根本不夠幫隆繳卡債。
後來隆離職了,說要跟朋友開公司。 綾大力反對,但隆並不理會。 他惡言相向的要求綾給他錢,要求綾向父親要回那一百萬給他做生意。
甚至說之前保險公司的小姐都願意幫他辦信貸給他做生意,做他老婆的綾卻一毛錢也拿不出來。 綾走頭無路,開口向小老闆借錢,而小老闆卻說: [你跟我上床,陪我三天我就借錢給你。]綾當時傻眼。覺得被極度的羞辱。 但接著小老闆又說:[我當然是跟你開玩笑的,但我不會借你錢,因為你根本不用為這種男人到處對人低聲下氣。 如果每個你開口借錢的人都對你說這句話,那你還不如去酒店上班。因為那沒什麼兩樣。我是疼惜你才這樣刺激你。]
綾籌不出錢,當然得不到隆的和顏悅色。隆當下轉頭就走,一去就是一個月。 這期間仍不斷的打電話回家向父母要錢。而綾在家也不好受,每天公婆都會拐著彎問她,那一百萬聘金的事。
想著父親正在跑路、未婚夫離家出走,自己掙著不夠未婚夫花用的薪水。 夜裡無法入眠,害怕一覺醒來要面對的事情。
一個月後,隆帶著一個女人回家,對著他父母咆哮,要求把綾趕回家。 剛開始隆的父母對隆的行為很不諒解,還大吵了一架。 隆一氣之下,帶著那女人到處借住在親戚家。 說自己會向家裡要這麼多錢,都是拿去借給綾的父親。說綾父親嗜賭欠下很多債,他要幫綾的父親還錢。 說綾水性楊花、常常也有男生打來家裡亂。
說盡一切謊,無疑就是想把這沒利用價值的女人趕回家。 漸漸地隆的父母開始也對綾沒好臉色看。 只要綾加班太晚回家,就說她在外面胡來,還跑到廟裡去替綾解桃花。
綾連這個家也不敢回了,夜裡幾乎也沒有睡。 她的人生只有叔叔家跟這個家。 好幾次拿了行李偷偷的走到車站,卻發現自己哪裡也去不了。
壓力讓她的胃沒有一天好過。 沒多久血尿就困擾著她,綾開口對隆的母親說自己的狀況,換來的是那句:"你的問題怎麼這麼多。" 綾心寒了,一句話也沒說。拖著這像行屍走肉的身體,打了電話給我。 我好心疼,我勸綾回來,我說我會幫他。之後在我苦勸之下,綾回到新竹接受治療。
但是,已經太遲了,是胃癌,而且已擴散了,知道病情的綾,卻意外的冷靜。
在醫院的綾,跟我說了她在那裡4年的遭遇,她說她後悔當年的執著。好想見那連絡不到的父親一面。 很可惜,到綾過世之前,她都沒法如願。
綾的叔叔很氣惱那沒良心的隆跟隆的家人,但是綾說,算了,當作是來還債的吧。叔叔,你有你的生活,也謝謝你照顧我。如果我爸爸回來了,幫我跟他說,我好愛他。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想待在他身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