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20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最後的笑容 - 2 (結局)

我到醫院時,綾正在睡覺,要不是她的臉露出棉被外面,我根本不敢相信病床上正躺著一個人,一個瘦到可以整個陷入床單裡的人。在我試著從那張蠟黃乾枯的臉上找尋曾讓人嘆息的痕跡時,隔壁床病人的咳嗽聲吵醒了綾。
綾一看到我,就親切的喊了我高中時的小名,我衝上前緊緊握住她的手,倆人的眼淚也同時泉湧而出,四年了,距離我倆上次單獨面對面聊天,竟然已經四年了。造化弄人,上次綾的身上雖然佈滿了被父親痛打的烙印,但內心卻充滿著尋到真愛的喜悅;而此刻,雖然她皮肉傷早已褪去,但體內卻蔓延著對愛幻滅的痛苦,以及啃蝕她22歲生命的癌細胞。
綾告訴我,他們結婚後,隆的父母就開始擔心只有高中畢業的兒子,會配不上大學生的媳婦,於是千方百計的在保險公司弄個白領的工作給兒子做,導致婚後不到半年,夫妻倆就新竹、台中分隔兩地。
原本每週回家兩次的隆,開始延長成每週一趟,甚至隔了好幾週才回家,而且一回家就跟父母要錢,甚至對綾惡言相向。寵兒子的公婆,總是在綾與隆爭吵時要求綾要忍氣吞聲,隆更因此壯膽不拿生活費給綾。
不敢開口向公婆拿錢的綾,只好開始半工半讀。
一晚她打工回到家,婆婆就對她破口大罵,『你們倆夫妻在幹什麼,信用卡刷了十幾萬,每個月電話費還要將近一萬,我已經幫你們繳了三個月了,這個月你們自己想辦法。』
綾一臉錯愕打開信用卡帳單後,發現都是預借現金,電話帳單上更是一堆莫名奇妙的長途電話。這些錢她打工幾年都還不起,她進而想到當初爸爸說要幫她存起來的一百萬聘金,於是就鼓起勇氣和兩年沒說過話的父親連絡上,怎知卻聽到父親公司倒閉、目前正在四處跑路躲債的消息。
走投無路的綾只好輟學,並且在教授的幫助下到工廠上班,開始賺錢替隆還卡債。
不幸的事情像螞蟻,一隻後面肯定跟著一狗票。隆和公婆不知為何開始跟她要當初的聘金,綾逼不得已只好透露她父親正在跑路,而自此之後,公婆再沒給綾好臉色,隆也正式不回家睡覺。
有一天,隆帶著一個女人進門,當著綾的面就對他父母說,他之所以向家裡要這麼多錢,是因為綾的父親嗜賭欠下很多債,綾要他負責還。接著還說綾水性楊花、常常有男生打電話來家裡亂,要求他父母把綾趕出家門,他父母竟然相信兒子的謊言而開始對綾冷言冷語。
老公的負心和債務、公婆的冷潮熱諷、父親的不知去向,讓天生柔弱的綾完全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這些壓力,她的身體每況日下,沒多久血便就開始困擾著她,等拖了很久去醫院檢查後,才發現是胃癌末期。
綾說到這兒,臉上只剩下淚痕,我低頭看著她那緊握著我的雙手,彷彿看到那年在冰宮場邊的綾,她當時也是這樣抓著我的手,只是我放開了,為了阻止一場根本不存在的競爭而放開了。
她原本可以不用受這些苦的,沒有那次的場邊懈逅,她現在可能已經頂著北科大的學歷,過一個像她這樣的美女,應該搭配的璀璨人生。
綾過世的前一天,我再次趕到新竹,當時她爸爸還是下落不明,隆的一家人也依然沒有出現在病房。
她對她叔叔說,『很謝謝你對我多年來的照顧,我爸爸回來時,請幫我跟他說,如果有來生,我會努力念書賺錢,留在他身邊。』
接著她看著我,說了句『謝謝』,並且很辛苦的擠出那靦腆的微笑。她雖然瘦到臉上幾乎沒有肉了,但顴骨邊緣那兩道下陷的淺窩依然迷人,也讓我想起高三教室講台上自我介紹的那個她,以及坐在台下發出嘆息的那個我。
原來,綾這位美女背後的那間髒廁所和那條有霉味的擦手巾,不是她離異的父母、她寄人籬下的生活、她沒良心的老公、或是過度寵兒子的公婆,而是,身為同窗好友的我。
是我這一個嫉妒少女,為了證明人定勝天,用一次冰宮之旅扭轉了綾的命運; 是我伸出的上帝之手,讓綾在22歲這一年,就無奈的露出了,人生最後的笑容。
<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