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20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最後的笑容 - 1

然而經過了幾個月的觀察,我發現她不但脾氣好、有耐心、從不說三道四、段考甚至還拿了個全校會計學第一名。
很少和美女主動打交道的我,曾有幾次想請教她會計問題,但由於我們座位離的很遠,最後只好作罷。
有一天晚上我忙完社團的事情準備搭公車回家,碰巧看到她靠在站牌邊,我上前打招呼後本想多聊幾句,但此時公車正好進站。我打開書包拿錢時才發現我沒有帶錢包,由於那輛公車一小時才來一班,我趕緊向綾借錢,她也迅速的拿出錢包,然而眼看公車就要開走,來不及掏零錢的她情急之下竟把整個錢包扔給我。
我匆忙拿著她的錢包上車後,才突然想到她可能會沒錢搭車。回家後我趕緊找同學要到她家電話,打去卻發現她還沒回到家,過了好一會她回電告訴我,她因為身上沒錢又沒車票,只好硬著頭皮走路回家。
就這樣,我和這位熱心到忘我的美女成了好朋友,並且在那強說愁的年齡,分享心中那份年少專屬的愁。
有一次綾在學校發高燒,她爸突然出現在教室外面,帶外套來給她穿,她感動的眼淚都流下來。我當時不解的唸她,『有什麼好感動的,妳爸怎麼沒把妳帶回家休息?』
豈料她竟紅著眼眶說,『我爸等下就要上飛機回深圳了......』那時我才知道,原來綾的爸爸在和她媽媽離婚後去大陸做生意,因此綾只好住叔叔家並且轉來我們學校。
知道原來綾的背後也有那麼一間髒廁所及一條有霉味的擦手巾,我卸下心房告訴她我心中的愁。
我喜歡一個外校的男生一年多了,他雖然偶而會和我碰面聊天,但卻遲遲不採取行動,也從不給我肯定的答案,總是說一切等考上四技再說。
我當時本來希望從綾的嘴中聽到些建議,沒想到,她竟悠悠的告訴我,她連半次戀愛都還沒談過。
『我現階段必須好好用功考上北科大,畢業後努力賺錢,這樣就不用和我爸分開了!』綾就是這麼有本事,總能讓我一次又一次對她刮目相看。
期末考很快就到了,有了綾這位高材生的加持,考完會計學的那天我輕鬆愉快的準備回家,快到校門口時突然看到我心儀的那位男生站在外面,他很少來學校等我,因此我開心的大叫他的名字並且衝上前,但卻發現他的眼神似乎定在別處。
我順著他的眼神望去,看到綾正走向小門準備進學校。那瞬間綾正好抬起頭來看到我,我下意識的又看回那個男生,就這樣,我們三人的視線在空中框成了一個三角形。
『妳要回家啦?我有東西忘了拿!』綾說著說著似乎發現有個人一直盯著她看,於是先轉頭回看了他一眼,又不解的看著我。
『這位是我朋友。』我隨口跟綾解釋,但沒有告訴綾他就是那個他。綾聽到後禮貌性的點個頭就走回學校。
接著那個男生陪我走去喝飲料,我雖然希望他能先開口,但又很怕他開了口卻是問我綾是誰,因此我拼命主動丟話題出來,但每個話題都是沾到空氣後就消失,因為他完全沒有接話的心思。
物競天擇,有本事的人自然會經過競爭後存活下來,但這不適用在愛情上,因為男人天性就愛追逐美麗的目標,我不能讓自己在男人生物性的選擇下被淘汰,雖然這場競爭根本就還沒發生。
人定勝天,我決定用我的力量阻止這場競爭的發生。
當年,冰宮是最容易認識男孩子的地方,於是放寒假時,我找了一群同學把從沒去過冰宮的綾給拖去。不會溜冰的綾,一邊緊張的抓著場邊的欄杆,一邊怯怯的抓著我的手要我陪著她,但我故意放手溜進場內,留她獨自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招蜂引蝶。
沒多久,果然就有一群看起來像阿兵哥的男生圍著綾。冰宮屋頂投下的燈光有如柔焦鏡,把人的容貌往上加好了幾分,本來就已經是滿分的綾,在那樣的環境和氣氛下,自然是破表的美。
我看著那些男生爭先恐後的教綾溜冰,心中暗自竊喜,因為只要綾能看中其中一位,那場不公平的競爭就不會發生。
離去時,我試著逗綾說她行情好,但她傻傻的笑而不答。
那天之後沒多久,有一晚的夜輔導,綾失蹤了。
當時導師嚇壞了,把學校整個翻過來都找不到綾。導師開始在課堂上興師問罪,想知道誰知道綾的下落,我也開始跟著緊張了,因為綾完全沒有告訴我她去了哪裡。
失蹤未滿24小時是不能報警的,於是導師通知了綾的叔叔。但隔天綾還是沒有來上學,也沒有回家,她爸爸因此趕飛機回來了解狀況。
兩天後,綾回家了,原來她真的去約會了,當晚她被她爸爸毒打了一頓,但即使如此,她還是說她愛那個男生,要嫁給他,聽到這句話,她爸下手更重了。
隔天放學後,我和綾留在教室,她手上和腿上佈滿了紅紅紫紫的傷,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卻依然閃亮。我看著這充滿矛盾的組合突然感到萬分難受,是我間接造成她這樣脫序的,但她卻如此享受我送她的苦頭。
『他的名字叫隆,高中畢業在當兵,快退伍了。今年等我一畢業就要和我結婚,他說要去日本蜜月,最少要生兩個孩子。』看著她綻放迷人的靦腆笑容,我簡直不敢相信會計學全校第一名的人這麼不懂得計算自己的人生,我幾乎是用罵的對她說,
『他,他才高中畢業,妳,妳就快成為北科大的高材生了,妳知道妳上了北科大後,會有多少男人排在宿舍前等妳嗎?將來別說日本了,妳想環遊世界都有一堆男人搶著付錢。妳值得更好的男人,妳值得過更有價值的生活。』
『我不想等了。我需要愛,不是遙遠的愛,我爸媽離我夠遠了,不能擁抱的愛不是愛。我要真正可以相擁在一起的愛。』
隔天綾逃學了,當晚隆的父母就帶著禮品到綾家裡去提親。
綾的父親簡直氣炸了,他故意說要聘金一百萬,還要男方負責綾大學四年的學雜費。他本來只是想嚇跑這一個荒唐的家庭,沒想到隆的父母竟一口就答應了。
於是,那年的夏天,綾結婚了,但綾的家人都沒有出席婚宴。
婚宴會場四周的布幕上投影著綾和隆的交往照片,他倆甜蜜恩愛的模樣,讓原本內疚的我,因而釋懷不少。綾雖然因為家人的缺席而鬱鬱寡歡,但我當時相信,隆深情的愛和優渥的家世,一定可以讓綾永遠都像布幕上笑的這麼開心。
放榜後,綾沒有唸北科大,選了一所在新竹離婆家近的學校,而我則是考上一所還算滿意的學校。
當我開心的打電話告訴我心儀的那位男生,我可以留在台北念書時,他頓了一下,接著很平淡的告訴我,他已經交女朋友了。
<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