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20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我爸的意思是......

她尷尬的從表姊手中接過捧花,並且勉為其難的對著婚禮攝影師的鏡頭抿嘴笑了一下,本以為噩夢結束,誰知耳邊竟然響起婚禮司儀的聲音,「讓我們大家一起鼓掌歡迎米琪上台!」
米琪害羞的一直黏在椅子上不肯起來,但同桌的親友開始瞎起鬨的帶著賓客喊著"米琪、米琪、米琪",她只好深呼吸一口氣後站起來,並在眾人有如罐頭鞭炮的掌聲中,硬著頭皮跟著表姊走上舞台。
經過馬克背後的時候,米琪穿過他的左肩看到他手上那一枚Tiffany的白金婚戒,突然心一驚的失了神,高跟鞋不偏不倚的踩到絲質無袖洋裝的裙襬。米琪驚險的扶著身旁座椅的靠背站起來,踉踉蹌蹌的走上台後,傻傻的側著身子看著左手邊的司儀。
「這位表妹,請問,妳現在是單身嗎?」司儀這句無厘頭的問話,讓米琪苦笑的點了點頭,表姊忍不住在旁邊幫忙嗆聲,「我都把捧花給她了,那妳覺得哩!」
「抱歉抱歉,那請問表妹,可以開出妳的擇偶條件嗎?相信在場有很多男士,正在蠢蠢欲動喔!」
司儀直挺挺的把麥克風餵到米琪面前時,差點把她的門牙撞到。米琪接過麥克風後無奈的抬頭看著賓客,這才發現馬克的座位竟然就正對著舞台,十年前的回憶,就這麼順著馬克看著她的眼神溜上台。
「我爸的意思是,我現階段的人生規劃是出國深造,因此等我回國後,我們再來談結婚的事情好不好?」當年,米琪手上戴著馬克那一枚Tiffany的求婚戒指,嘴裡小心謹慎的,一字一句的在車上和馬克解釋著爸爸的回覆。
「你不要誤會,我爸很喜歡你,也稱讚過你好幾次,但是,他覺得我才26歲,談結婚太早了。兩年後我唸完書回台灣,一定會嫁給你的。」
馬克考慮了幾天,堅定的回覆米琪,「好,我等妳,妳值得我等!」
當時一等就是兩年的情郎,十年後的此刻,正看著至今仍單身的前女友,在自己同班同學的婚禮上,發表徵友感言。
馬克的眼神像牙醫師手上抽口水的管子,瞬間把米琪的喉頭抽乾,讓話完全出不了口的米琪,趕緊側過身把麥克風遞給表姊。
「我表妹是月領高薪的粉領新貴,喜歡閱讀、彈的一手好鋼琴......」
米琪一邊看著幫忙解救自己的表姊,一邊用餘光瞄著馬克,這位當年忠貞的守著她兩年的男友,在她回國後幾個月,果真再次求婚。
米琪當時看著手上的戒指,婉轉的說,「我爸的意思是,有房子之後再結婚,比較好。」
「你不要誤會,我爸不是勢利的人,也並不認為房子全部都要由男生負責買。他願意出頭期款的一半,但希望你們家,能幫忙出另外一半.....」
米琪還沒說完,馬克就紅著臉搶話說,「琪琪,別說是一間房子了,妳要天上的星星我都願意摘下來給妳,可是妳知道我家狀況的,我家只有一間我爸留給我媽的老房子,不可能有多餘的錢資助我付頭期款。」
馬克緊握著米琪的雙手,眼神溫柔的看著已經相愛六年的女友,「妳要相信我,我們公司很看好我,上海那邊的業務都交給我處理,成家立業,男孩子成了家,就可以無後顧之憂的立業,結婚後,我一定會讓妳衣食無缺的。」
米琪當然相信馬克這個每天工作16小時的工作狂,可是她爸爸掌控家中每一個小孩的婚姻,這個事實,絕無可能改變。她幾乎是懇求的對馬克說,「我爸很固執的,怎麼說都說不通,這樣好不好,你把老家拿去抵押來付另一半的頭期款,將來我們從薪水中慢慢還你媽媽。我們兩個都有不錯的薪水,省著點用,搞不好三、五年就可以還完了。」
「不可能的!我哥和我弟結婚時都沒有房子,怎麼可能輪到我就把腦筋動到老家頭上?」
「我們在一起經歷過這麼多考驗,沒有必要因為一間房子,將婚期一拖再拖,我已經30歲了妳知道嗎?如果妳愛我,幫我一起說服妳爸,要我去妳家親自和他說都可以。我們先結婚,三年內,我一定努力讓妳有一個溫暖的窩!」
三年後,馬克在板橋買了一間房子,一間完全沒有靠媽媽買下的房子,一間女主人不是米琪的房子。
「米琪,妳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司儀把表姊手上的麥克風交回米琪手裡,並且眨著假睫毛歪了一邊的眼睛盯著她看。
爸爸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站到馬克的右前方,拿著手機對著台上的女兒猛照相。
馬克的眼神已經離開台上,轉向身旁孩童椅上吃的滿臉的兒子。米琪對司儀搖了搖頭後,就在賓客們稀落的掌聲中走下舞台,並且拉著一臉開心的爸爸,走回門口的座位上。
她低著頭忍著燙,一口一口將魚翅塞進嘴巴裡,在盛夏中讓熱湯溫暖她冰冷的心。
<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