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愛情故事

關於部落格
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說, 故事的主人有些在台灣, 有些在美國, 在中國大陸, 在香港..... 有些是10多年前發生的事, 有些才正在進行. 現在, 我想要一個一個, 慢慢的, 用心的說給大家聽, 因為每個故事背後, 都是一段努力在過的人生.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3747741-8");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54042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客座文章 - 平衡點

今天要介紹小蔚的第四篇文章,平衡點。
這篇故事,我看了第二次才搞懂來龍去脈,把愛情小說用推理手法來寫,小蔚堪稱一絕!
不能做弊,不能故意一個一個字慢慢啃,我超想知道你們用正常速度閱讀的情況下,第幾次搞懂,哈哈:)

平衡點 作者:盛小蔚 原文來自:盛小蔚的文學狂想曲 http://tw.myblog.yahoo.com/e853789/article?mid=164&prev=165&next=163&l=f&fid=13
“口口聲聲說要離, 離什麼呀? 全都是狗屎, 誤了我多少年青春, 玩夠了就想一走了之?! 根本是落荒而逃嘛, 不帶種的兔腮子!” 咬牙切齒, 義憤填膺的.
狠狠的吸了一口菸, 緩緩的吐出來.
“喂! 後座的那位小姐, 公車上禁止吸菸, 哪, 這兒, 沒看到嗎?” 司機老大用手敲敲車廂他頭前上方的禁菸告示.
“你開你的車, 我抽我的菸, 干你屁事!” 回答的聲色具厲.
“妳這個女人講不講理, 不識字兼無衛生” 最一句是台語版, 遇上狠角色, 司機不得不息事寧人, 不然, 離座跟她理論?
“老娘高興, 你想怎麼樣, 去告我呀!” 尾音尖銳高揚.
“不可理喻!” 司機咕噥著, 今天算他走霉運.
自言自語又抽菸的這個女人, 四十來歲模樣, 是這線客運車的老乘客了, 每天大約7:30到8:00之間, 在上班上學的人潮中, 穩穩的坐在她慣常坐的老位子, 深色皺皺的褲子, 一席舊舊的外套, 說不出是個什麼顏色. 夏天裡頭是T恤, 冬天加件套頭毛衣, 球鞋沒換過, 隨身不離一口大購物袋 ,一副牛角眼鏡, 披頭散髮的, 其實長得不難看, 在簡陋的衣著下, 隱約看得出來身段還不錯. 大概是起站上車的, 總是有位子坐.
“那麼點兒錢就想打發我? 別人看你是大老闆, 只有我才知道你是窮措大, 幾個臭錢, 只夠留著自個兒買付爛棺材呦!” 口氣轉成輕蔑不屑. 對周遭投來怪異的眼神, 她全然不理會.
“別以為你逃到美國, 我就拿你沒法子, 告訴你, 我天天詛咒你, 你老婆, 你兒子, 你媳婦兒, 你孫子, 全家死光光!…..”. 聲音, 語調, 表情, 手勢, 抑揚頓挫, 一口滑溜的廣播國語, 說得上是唱做俱佳, 逼真寫實了.
兩年來, 由郊區開往市中心的這線熱門公車, 這個時段, -也有可能是由於捷運通車, 拉走了不少客源, 人數驟減了四成.
很多新乘客遇到這件事, 有的瞪大眼睛, 一付無法置信的表情, 有的趕緊遠離這個女人, 不過大多數熟乘客, 閉目養神, 懶得理會, 就當聽戲好了, 反正也沒什麼傷害, -硫酸匕首什麼的.
站長倒是不好當, 三不五十的有司機抱怨: 又給我排這個班!; 乘客也反映, 這個女人怪嚇人的, 有沒有什麼辦法處理這問題啊? 聲音聽起來一付嫌惡的樣子.
她總在固定一站下車, 過馬路, 很快的走進巷口這家小吃店, 老板娘趕緊招呼她.
“今天比較早喔! 水煮開了, 我給妳下碗麵好嗎?”
“不了, 謝謝, 我吃過了”, 頭也不抬的躦進浴室.
一刻鐘後, 出來了一個妙齡女子, 頭髮整齊的攬起, 素雅的套裝, 高跟鞋, 臉上恰到好處的妝, 眼鏡呢? -隱形起來了. 光是那個名牌的皮包, 一個月的薪水哩!
“劉小姐, 辛苦了, 上班前還做義工掃馬路, 妳可是在積陰德哪!” 老板娘讚嘆的微笑著看著她走過一條街, 進了新大樓.
諾大的辦公室, 員工三三兩兩的從會議室走出來, 王經理拉著她小聲的說了:
“大姊, 老這樣也不是辦法, 妳看貴枝上個月手下新來的工讀生業績都比妳好, 妳的底薪是業務中最高的耶, 妳再不認真點, 下回業務會報, 我沒理由再替妳說話了. ”王經理一臉的無奈.
“王經理, 你是知道的嘛, 不待這兒, 我去那兒呢? 陳董留我算是給我一條路子, 我一定會好好的幹, 等他下回美國回來, 我在他面前一定說你好話. ” 庸懶軟濃的腔調帶點兒鼻音, 臉上堆滿了嫵媚的笑容, 叫王經理的這矮胖男人, 搖搖頭, 揮揮手, 像趕蒼蠅般示意她退下.
一直背對著他們的貴枝, 在她走後, 不屑的啐了她一句 “哼! 前清遺老!”
這天上午, 站長接到三通電話, 沒有一個有好口氣.
“瘋婆子胡言亂語也就罷了, 公車上吸菸, 這還算是公車嗎?” 高八度的女聲.
“你們有沒檢查她袋子裡有沒有危險物品呀? 她自己根本就是個定時炸彈嘛!” 男的不耐煩的開官腔.
“每天這個時候她一定要搭這班車嗎?” 怯生生的口吻, 可憐兮兮的還沒變聲的國中生.
站長不停的道歉, 安撫人心, 這當然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今天特別多, 一班車算算總共才多少人嘛?!
刻薄惡毒的狠話, 誇張激烈的漫罵依然如昔, 不過這些都改在計程車的後座重演, 這已是這個月換的第三名運將了, 還是每天來回兩趟車程六百塊高價租來的呢! 客運站每個月報銷這筆一萬多元的公帳, 名堂是 “保全費用”.
小吃店老板娘羨慕的說:
“上下班專車接送, 劉小姐, 妳果真有福報呀!”
“沒什麼啦, 為了做義工, 常趕不及上班, 老公心疼, 特別包的啦!”
雖然在公司還是老樣子混, 賴, 嗔, 不過下巴抬得可高了:
“陳董畢竟是個念舊情的人, 事情忙, 沒法回來, 還細心的安排這些, 你說貼不貼心哪?!”
< 全文完> < 小蔚的後記>
司機老大及乘客的心情就是我的OS, 辦公室, 小吃店是我加的油與添的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